他回到飞天宗。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照得飞天宗瑰丽无比。

    但飞天宗依旧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原本的同门都不在,只有几座大殿内还有人影。

    楚离却感受到了一股不同,飞天宗并没有因为宗门空荡而显得冷清没落,反而充盈着昂扬气势,让人热血沸腾之感。

    楚离径直去了暗殿,看到了殿主胡天来。

    胡天来脸色苍白如纸,气息仍旧透着虚弱,显然受了重伤,却没回去养伤,仍在这边翻看着卷宗。

    楚离抱抱拳:“师叔受了伤?”

    “娘的,还死不了,运气太差!”胡天来没好气的道:“你听到消息了?”

    楚离点点头:“胜了吧?”

    “当然!”胡天来露出笑容,呵呵笑道:“总算没白费功夫,打开了护宗大阵,攻进去之后好一番大战,这一次宰了他们一百个青年弟子!”

    楚离讶然:“杀了这么多人?”

    “这一次足够让他们伤筋动骨。”胡天来抚髯大笑道:“这帮家伙一天到晚的算计来算计去,让他们也知道被算计的滋味!”

    楚离道:“师叔,玄心宗应该没那么容易潜伏进内奸吧?”

    “当然。”胡天来点点头道:“但我在十年前派了一个弟子进去,这小家伙资质还不错,深得玄心宗的看重,一直在闭关修炼,没露出破绽。”

    楚离皱眉:“他如此得玄心宗看重,不会反水?”

    “是我收养的义子。”胡天来摇头道:“这一次已然回来,你以后要多多关照他。”

    楚离点点头道:“这般立下大功的人物,自然值得敬佩。”

    “别光说不做。”胡天来道:“他的资质不如你,但也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家伙,将来说不定能接我的位子呢。”

    楚离笑着摇头道:“师叔你真能想美事。”

    殿主之位绝不会世袭,胡天来的义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接掌暗殿,宗门内哪一殿都不会容许归于私人,真要两代都掌暗殿,难免有尾大不掉之险。

    胡天来的义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成为暗殿殿主,胡天来也是明白。

    胡天来笑道:“事在人为,可未必不成!”

    他拍拍巴掌,一个玄衣青年轻手轻脚进来:“殿主。”

    “让灵山过来!”胡天来道。

    “是。”玄衣青年答应一声,又轻手轻脚的退出去。

    楚离笑看着胡天来。

    胡天来道:“我那义子名叫胡灵山,你见见。”

    楚离指了指轩案上的卷宗,无奈的道:“师叔,不必现在就见吧,你的伤还是好好恢复一下,都打完了何必还这么拼命。”

    胡天来叹一口气:“打胜一场,要防着玄心宗狗急跳墙!”

    “那倒也是。”楚离点点头道:“不过再怎么急,也不可能马上攻过来吧?……咱们宗内没有内奸吧,别被他们也同样施为。”

    “这你倒放心,咱们宗内没几个年轻的,都是些老家伙,经过考验的,不会出问题。”胡天来道。

    楚离道:“越是这般越要小心!……我来守着吧。”

    “宗主亲自守着。”胡天来道:“早就防备这一点儿了。”

    楚离满意的点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脚步声响起,一个矮个子青年飘飘而来,宛如御风而行,圆脸庞,大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