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催动弑天剑诀的同时,大地出现一股内力注入圆脸老者涌泉,圆脸老者顿时一僵。

    他们的剑阵威力惊人,而且绵密无隙,防住了任何一个角度的反击,偏偏没有防备脚下,因为没有人能够从地里钻出来攻击。

    而这恰成了楚离突破之机。

    楚离一眼看出来,这一套剑阵中,以四个老者为柱,而且这圆脸老者又为阵法核心,一旦破了他这个核心,剑阵的威力大减。

    他不敢托大,此时也不敢再手下留情,只是不杀圆脸老者而已,该废还是要废,否则他的性命难保,这些老家伙们的修为都深厚强横,连手足够杀他。

    弑天剑诀催动的大悲剑轻飘飘穿过一片片剑光,轻盈如蝴蝶,很快来到了圆脸老者的肩膀前,剑光绕着他肩膀一转,顿时右臂掉落,长剑也跟着落下去。

    圆脸老者拼命想躲避,可惜身体里内力运转不灵,被脚下涌进来的精纯灵气干扰,力不从心,终于还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右臂被卸下。

    剑阵顿时一缓,楚离宛如一缕轻烟,轻飘飘离开了剑阵,众人忙拼命追逐,可惜却没能追得上楚离,他的身法快得惊人,又迅捷而灵动,方向变化突兀奇崛,防不胜防。

    这是飞天神魔诀,以绝云神功催动飞天神魔诀,当真尽得飞天神魔之妙,众老者们虽然修为深厚,有的甚至更胜他一筹,偏偏追不上他。

    他跑着跑着,蓦然消失。

    不在剑阵笼罩之内,虚空不被锁住,他消失无踪。

    众老者脸色阴沉之极,双眼熊熊如炬,他们出动如此之多高手,却拿一个年轻家伙无可奈何,传出去他们这些老家伙的脸都丢尽了。

    其中一个老者沉声道:“宁师弟,可能感应到他?”

    “不成了。”圆脸老者摇头叹道。

    他左手捂着断臂,已经上了药,能够通过独特奇术令手臂接上,但想恢复到从前,至少要一年半载,短时间内武功大损。

    “怎么不成了,是因为你受伤?”一个削瘦如竹竿的老者皱眉道:“咱们全靠你。”

    “荆师兄。”圆脸老者无奈的道:“这小子已经知道为何能找到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克制之法,我感应不到大悲剑。”

    “不可能吧?”竹竿般老者哼道:“再厉害的宝物也无法彻底掩去大悲剑吧?”

    宁师弟能够感应到大悲剑,一者是因为修炼了大悲剑诀,再者是因为大悲剑的特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慈悲之意,弥漫于天地间,可谓佛门圣剑。

    据说这剑来自于无量胜境,到底是真是假他们都不清楚,可能只有当初得到大悲剑的先祖知晓,但大悲剑的气息很难被宝物掩住。

    此时宁师弟竟然说大悲剑被掩住了气息,做到这一点儿只能是佛门高僧,否则武林中人是很难知晓其妙,即使知道了也掩不住大悲剑的气息。

    这便是慈悲的力量,纵使不够强大,却很难灭绝。

    圆脸老者道:“荆师兄,我为何要骗大家?”

    “宁师弟你一片慈悲心肠,难道是担心咱们杀了他?”竹竿般老者摇头道:“宁师弟,这般强抢咱们宝剑,毁咱们万剑城根基之辈,慈悲不得!”

    “荆师兄,我确实感应不到大悲剑。”圆脸老者竖起手掌:“我可以发誓!”

    “算了算了,发什么誓!”竹竿般老者一看,忙摆手呵呵笑道:“我只是开玩笑的,宁师弟你也真不禁得开玩笑!”

    “荆师兄,大悲剑看来真与咱们万剑城缘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