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采薇讶然道:“不会是玉青吧?”

    楚离摇头:“这可不能喝,都是有毒的。”

    他能感受到这碧绿水潭所蕴的危险,即使是他,喝了这些水下去也讨不了好,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叹道:“这位山洞的主人还真够歹毒的。”

    很多人碰上这般情形,都会欣喜若狂,以为碰上了奇遇,是难得的灵乳,其实却是巨毒,偏偏还散发着幽幽香气,没有一人能拒绝。

    傅采薇道:“难道是故意弄出来害人的?”

    “用阵法扭转,形成了这毒物。”楚离道:“走吧,继续往里,避开这个。”

    傅采薇没有反驳,直接往里走。

    两人掠过碧幽幽的小潭,往里走去,在石洞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书架,上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旁边有一堆粉末,被湿气所润,一看便知道是这些书籍被粉碎。

    “看到了吧?便是这般狠毒。”傅采薇哼道。

    楚离打量着这一堆粉末,然后轻轻一弹,一缕指风轻飘飘扫向粉末,将指力的精纯展现无疑,使的是柔和之力,纷纷扬扬中,地下出现一个铁牌。

    铁牌约有巴掌大小,半圆与方形的结合,隐隐有图案。

    傅采薇讶然,瞪大眼睛打量这铁牌。

    楚离伸手一招,铁牌轻飘飘浮起来,悠悠缓缓的飘到他们身前,悬在半空慢慢转动,容他们仔细打量看清楚。

    上面绘的是一幅图案,似乎是一轮太阳,还有一个月亮,月亮与太亮并存,看着颇为诡异。

    傅采薇要伸手又停住,从怀里掏出一个薄薄的手套,戴在手上却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楚离伸手拿起,递给她。

    傅采薇道:“这是他故意留下的,还是因为他也没发觉?”

    “谁知道呢。”楚离笑道:“除非他死而复生,否则谁也不知,……这上面的图案有些古怪。”

    傅采薇仔细打量,摸索了几下,没有什么机关,确实是一幅单纯的图案,有可能是某一宗的信物,也有可能是某种身份标志,也有可能是钥匙。

    想凭空猜这铁牌的底细几乎不可能。

    她把铁牌递还楚离:“很可能是藏在这些书里,他匆匆焚书,没能发现。”

    楚离慢慢点头。

    他通过灰烬的观察知道,这铁牌不是最底下,有压痕却不深刻,说明不是最开始丢下的,也不是最后丢在上面的,是夹在书中。

    那到底那山洞主人知不知这铁牌的存在?

    这恐怕就是一个谜了,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尽知。

    “既然弄了一个毒潭。”傅采薇道:“那这个书橱的书说明很重要,这铁牌也很重要。”

    楚离颌首。

    傅采薇道:“可惜还是被毁了。”

    楚离有些遗憾:“更可惜找不到此人的身份来历。”

    知道来历便能溯源,即使在这里找不到线索,也可以通过他身份寻找,会有很多线索,可惜烧得干干净净一丝也无,此人行事周密,怕是再难有什么破绽。

    “走吧,去那边看看。”楚离道。

    “这书橱却留着,没有古怪?”傅采薇指向角落那个古色古香的书橱:“其实当初我离开之后,回想起来,觉得漏了书橱,很懊恼,说不定书橱里藏着什么东西呢。”

    楚离盯着那个书橱叹道:“幸亏没动书橱,你们运气确实不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