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供奉!”众人忙抱拳行礼,神色恭敬。

    天阳神教不仅有使者,最顶尖的高手却是供奉,地位超然,虽然不涉及什么权利,却专注于动手解决天阳神教弟子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些供奉的脾气极大,动不动就教训人,但天阳神教弟子向来尊崇强者,被打被骂皆驯服无比,所以对这些供奉都无比恭敬,免得惹麻烦。

    更何况他们是打心底里敬重,所以行礼甚恭。

    “行了。”刑武兴一摆手,目光仍旧盯着楚离的方向,淡淡道:“怎么没追上去?”

    寻志天低声道:“刑供奉,是我没让追。”

    “嗯——?”刑武兴皱眉打量着他,淡淡道:“为何?”

    寻志天摇头苦笑道:“追上去也是送死,他现在受了重伤,身怀无剑之经,咱们都挡不住,还不如等刑供奉你过来收拾他!”

    “无剑之经……”刑武兴一步跨到他身边,伸手在他额头轻轻一按,大拇指精准的按中他额头。

    他受伤之下根本无力反抗,甚至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按中额头,顿时一股清凉气息钻进额头,流进了脑袋,原本的疼痛欲裂一下缓解,然后这清流不停的缓缓释解疼痛,最终恢复到了平时的清明。

    寻志天其实一直对这位供奉不太服气,觉得他们武功虽强,却是占了年纪的便宜,自己若到他们的年纪,修为定然是远超于他们的。

    心中有底气,所以行事总有一分傲然与自矜,但这一次感受到了汩汩清流之后,他一下便明白,自己与这位刑供奉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能治愈无剑之经的伤势,须得修炼精神秘术,而精神秘术可不是年纪的堆积便能成的,需有足够的天赋,没有天赋是怎么努力也没用,与阵法之道相似。

    刑武兴一步跨到寻志华身边,一指点中他额头。

    寻志华受伤更重,这会儿近乎昏迷过去,受了这一指,顿时清醒过来,双眼瞪大露出感激神色,抱拳行礼。

    刑武兴淡淡道:“行啦,赶紧疗伤。”

    寻志华点头,闭上眼睛运功。

    寻志天这会儿已经精神大振,缓过神来,叹道:“刑供奉,千万小心。”

    刑武兴淡淡道:“我正想领教一下无剑之经!”

    他说罢一闪消失在众人跟前,下一刻已经到了楚离身前。

    楚离身形如电,离后面的人越来越远,却丝毫没有兴奋之感,身体的不停衰弱让他魂魄也受影响,是无法逆转的衰弱。

    他试过诸多秘术,不管是大日如来不动经,还是枯荣经,地藏转轮经,都没办法止住这种衰弱,魂莲形成的肉身格外的诡异。

    运转如意,更胜原本的肉身,但偏偏一旦受伤便极难恢复,对灵气的吸纳格外的缓慢迟钝,便感觉到了它虽然能模拟血肉之躯却并非真正的血肉之躯。

    他心下绝望,却仍不停的施展枯荣经凝聚灵气化为内力,在虚空上方凝聚了数十柄无形之剑,准备用来对付追兵,天阳神教绝不会放过自己。

    刑武兴乍一出现,所有忘情神剑全都涌过去。

    楚离对虚空最是敏锐,能够控制虚空,刑武兴一靠近他便感应得到,利用天魔驭空术阻滞了一下刑武兴的出现,刑武兴却没发觉。

    “砰砰砰砰……”漫天的剑气撞上刑武兴的护体罡气,发出的闷响宛如一块块石头扔里深井里。

    楚离双眼湛蓝光芒一闪。

    “砰砰砰……”数道诛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