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刑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剑柄,感受到了无穷的力量隐约浮现。

    荆晓洁忙道:“殿主,凭着这把剑,李大哥的本事就可见一般了吧?”

    司马刑扭头看向楚离,轻轻点头道:“嗯,本座还是头一次看到这逝光神剑的模样,此前的图案都只是根据传说所画,并不一定是真的。”

    楚离道:“我也不敢断定这便是真的逝光神剑,只是根据那块石头来推衍而出,可惜……”

    他摇头叹了口气道:“只恨我修为太差,内力不足,画不出来!”

    他不怕司马刑怀疑,因为这确实是实情。

    他现在的内力修为是用枯荣经封住,修为确确实实是现在的水准,毫无破绽,他刚才已经是竭力抵挡着画笔上的力量阻挡。

    可惜他的阻挡在那股力量跟前,好像一块石头抵挡洪水泄下,不值一提。

    这逝光神剑果然是一种奇异的力量,强大无伦,他纵使修为没封,用的是自身的修为,在逝光神剑这股力量跟着也是微不足道。

    他无法想象这柄剑到底是什么样的宝剑,若有人得到,持剑问天下,到底还有什么人是对手。

    即使不做这个供奉,他对这逝光神剑也生出莫大的兴趣,想一窥为快。

    可惜天眼通只能看到这柄剑,剑在何处,及过去未来都无法窥得。

    “修为不足,可惜修炼提升呀。”荆晓洁忙道:“李大哥你修炼的心法很寻常,大慈恩寺的粗浅心法怎么可能练到高深处,还是要练咱们南天门的心法才好!”

    楚离苦笑,摇摇头叹道:“推衍不到逝光神剑,我实在没脸做这供奉,荆姑娘,要让你失望啦!”

    荆晓洁忙看向司马刑:“殿主,就问当今天下,除了揽星宗之外,还有谁能看到真正的逝光神剑?李大哥这本事还不够厉害?”

    “确实如此。”司马刑轻轻点头。

    他仔细打量楚离,沉声道:“能画出这剑柄,李奇你已然是难得的高手!”

    楚离摇头:“愧不敢当!”

    “……这样罢,我会跟门主禀报,还有诸位长老协商,到底能不能成为供奉,还要门主定夺!”司马刑沉声道。

    楚离抱拳一礼:“多谢殿主!”

    “要谢就谢晓洁吧。”司马刑摇头道:“她可是费尽心思。”

    楚离笑着点头。

    司马刑拿起那张纸,又拿了一本书,将这纸小心翼翼的夹住,放入怀里飘然而去。

    荆晓洁舒一口气笑道:“大有希望!”

    楚离笑道:“但愿如此,没成也没什么的,这些年我也过来了。”

    “那怎能一样!”荆晓洁白他一眼道:“在宗门里修炼与在外面天差地别,等你进了宗门就知道啦!”

    楚离叹口气道:“我其实也知道的,宗门内灵气浓郁,修炼进境快,而且又有名师指点,有同门切磋,比起独自摸索差得太远。”

    “还有武功心法。”荆晓洁哼道:“大慈恩寺虽然不差,可你学的只是最粗浅的内功心法,再怎么苦练也是进境缓慢的。”

    两人说着闲话,时间飞快流逝。

    一个时辰后,司马刑飘身回来,脸色沉重。

    荆晓洁一看便叫道:“殿主,不成吗?”

    司马刑摇头淡淡说道:“不成。”

    “李大哥成不了供奉?”荆晓洁叫道。

    司马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