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般异相,定性和尚忽生一分希望。

    显然这块自己常常见到的功德殿牌匾别有玄妙,说不定真能救回定如。

    他这般想着,看向心寂。

    心寂知是抬头看着天空,似乎在发呆,脸色却难看得很,一点儿没有轻松之意,这定性的心不停的下沉,知道楚离还是没救。

    慧广和尚想要靠近,却又停住。

    楚离身上的火焰虽然没什么温度,却给他强烈的警兆,一旦沾上必死无疑,他再厉害也惹不起业力,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子死去。

    他觉得这是对自己莫大的惩罚。

    “方丈!”定性和尚道:“没有别的办法么了?”

    “都没用的。”心寂收回目光,叹息道:“只能靠他自己,这块功德牌匾已然是威力最大的,在他招惹的业力跟前还是不值一提,慧广,准备一下他的后事吧,唉……”

    “方丈,定如师弟还没死呐!”定性忙道。

    心寂轻轻摇头:“他逃不过这一劫的。”

    “我相信他能!”慧广和尚沉声道。

    心寂不再多说,盯着遮天蔽日的业力之火摇摇头。

    他们若能看到业力之火,就不会抱有这般希望,如此业力之火,谁也无法抵挡,即使有琉璃妙莲经也没用,仿佛一滴水来浇一堆篝火。

    时间流逝,楚离身体越来越小,越发干枯,到了后来已然变成了一具骷髅,生机越来越淡,最终消失。

    他们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定性和尚道:“方丈,要不要找师祖们过来,超度定如师弟去西天?”

    “没有的。”心寂叹息道:“业力之火下,身神皆逃不掉,都要被烧毁,魂飞烟灭。”

    定性和尚恨不得仰天长啸。

    慧广和尚定定看着燃烧着火焰的骷髅,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失了魂。

    心寂看他一眼没有多说。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眼睁睁看着自己徒弟一点一点死去,这种痛苦滋味唯有亲身体会才知道,语言在这个时候苍白而无力。

    “咦?”慧广和尚忽然眼睛一亮。

    正在燃烧着的骷髅忽然坐直,盘膝挺腰,跏趺而坐。

    照理说,楚离只剩下骷髅在燃烧,已然没了生机,不会动弹才是,可偏偏竟然自己跏趺而坐,委实奇异,没了生机怎能活动?

    他们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住,皆生出一分希望来。

    楚离所化的骷髅跏趺而坐,火焰熊熊,越发的浓烈。

    随着时间推移,骷髅的颜色在发生变化,原本的苍白渐渐变成了莹白,仿佛白玉一般,通体散发着圣洁之意,让他们大为意外。

    定性与慧广扭头看向心寂。

    方丈见多识广,可能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心寂却摇摇头道:“有可能是锻骨,但从没听说过这般情形。”

    业火之下,灰飞烟灭,即使骨头也一样,锻骨也没有用业火来的。

    定性与慧广和尚定定看着楚离。

    骨骼颜色由白玉变深,仿佛抹了一层青色,然后青色又渐渐褪去,又抹了一层红色,然后红色又褪去,重归莹白如玉。

    接着又是绿色,再是紫色,最终是金色。

    金色慢慢变淡却没有消失,骨骼上面仿佛抹了一层金粉,微微散发着金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