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乔三忙回头叫道:“少主?!”

    他忽然现诸葛天也不见了影子,眼前只有自己与古树,没有诸葛天,没有刚才那道人影!

    “少主!”乔三忙道:“别跟老乔开玩笑啦!”

    周围寂寂,没有一点儿声音。≧≥≧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少主?”乔三道:“咱们还要赶路呢,真不能闹了,还是快走吧!”

    他扭头打量四周,现自己站的地方与先前的并不一样,好像自己脑子里缺了一段时间,不记得怎么走了一段路,来到这一处地方。

    乔三扬声大喝:“少主!”

    他现了异样,自己的声音变得微弱许多。

    他揉揉耳朵,“啊啊啊”叫了几声,现声音确实变弱。

    自己耳朵好像坏了,听声音听不清楚,听什么都格外的微弱,周围世界也变得格外安静,好像变成了聋子。

    若在平时,他内力深厚,听风声如在耳边,凝神于耳,一丈以内的虫子爬动声音都能清晰可闻。

    可现在再听时,截然不,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耳朵,封闭了听觉。

    “少主——!”他嘶声大叫。

    若在平时,这一声大叫整个伏牛山都听得到。

    他侧耳倾听,自己的叫声很小,不出来巨大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巴与嗓子。

    “少——主——!”乔三运功于喉咙,出怒吼。

    周围仍寂静无比,自己这一声怒吼跟从前大声说话差不多。

    他皱眉打量四周,觉得越来越奇怪。

    最终想到一个笨办法,来到一棵莽莽古树前,双掌拍击,想出巨响,可惜声音仍很轻微,根本传不远。

    但照理说,少主也能听得到,他是何等功力,自己稍微大声一句,少主就听得清清楚楚!

    他摇头,最终飘身踏上树梢,放眼望去。

    茫茫一片树林,无穷无尽看不到头,入眼皆是一模一样的古树,若非天上的夕阳在,他分不清到底方向。

    他向着夕阳的方向飘去,施展轻功疾行。

    他度奇快,但跑了一刻钟,却现自己好像仍在原地,于是飘身落下,在地上做了一个记号,再次飘身上树,疾驰而去。

    跑了一刻钟,他再次落下来,地上的记号告诉他,他仍在原地。

    自己明明是跑了很远,为什么那个记号好像跟着自己一块跑似的,仍在那里?

    他忽然一拍脑袋,脸色微变。

    阵法!

    他想起了这传说中的奇妙手段。

    据说阵法师已经快要绝迹,大雷音寺有一个,禁宫大内也有一个,除此之外,天下间再没有阵法师。

    自己何德何能,要一个阵法师来对付自己!

    他摇头苦笑,继续跑了一个时辰,颓唐的飘落地上,看着地上的记号,冥思苦想办法。

    忽然他运功于掌,往树上拍去,清晰呈现一个掌印,拍完一棵树又拍另一棵,只要往没有记号的树走去,树林里不管有多少棵树,自己总能拍完!

    哈哈,自己果然聪明,这虽是一个笨方法,却也是一个最有效的方法,自己灵光一闪竟有这般好主意!

    一棵树,两棵树,三棵树……,他一口气拍了二十几棵树,抬头看看,暮色上涌,快要天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