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三小姐再没招呼他们,中午时候飘然而去,唯留袅袅余香,楚离莫名的怅然若失。??八  一中??文  网 ?? w?w w?.?8?1?z?w?.?c?o?m

    李越也蔫头耷脑的提不起劲儿。

    寒星草品质一般,不算灵草,灵气精纯程度与柳树差不多,他一心二用,一手摸月光兰,另一手轻触寒星草。

    月光兰的灵气在运转小洗脉诀,分散出一丝注入寒星草。

    寒星草得月光兰灵气,一夜之间就生机盎然,绿意盈盈,如小雨过后的清新与旺盛。

    第二天上午,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飘飘出现,淡淡幽香相随。

    楚离在月光兰花圃里坐着练功,李越却一直在湖边柳树下等着,望眼欲穿,终于等到了苏茹。

    他热情的迎上,两人来到楚离跟前。

    苏茹摆摆手,示意楚离不必多礼,她盯着寒星草看了良久,抬头问楚离:“楚离,这真是那盆?”

    楚离点点头。

    “简直……”苏茹难以置信,伸手拨动寒星草,这才信了:“还真是!”

    这盆花上她做了一个小小标记,旁人现不了。

    楚离也暗叹,苏茹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细密心思,真是不容小觑,自己不能自大,觉得有了大圆镜智就能横行无忌。

    苏茹打量着楚离,忽然轻笑:“楚离,看来你真有几分本事。”

    方寒微笑不语。

    苏茹从罗袖拿出一方丝帕,里面裹着一颗种子,递给楚离:“这是小姐送你的种子,你想办法种活吧。”

    “什么种子?”

    “昙梦花,听说过吗?”

    楚离稍一沉吟,思维如电搜索记忆宫殿:“驻颜不老的昙梦花?”

    “果然博学!”苏茹赞赏的点点头:“就是那个!”

    小姐可能重用这个楚离,她回去狠狠调查一番,楚离进府后的情形了如指掌。

    喜欢读书,博学多识,国公府府卫里是独一份儿,几乎所有人都专注于修炼武功,没时间读书,觉得懂得多不如武功强,楚离的想法迥异于常人。

    楚离皱眉道:“昙梦花据说长在云层之巅,环境怕是……”

    “看你的啦。”苏茹笑盈盈指着种子:“你要真能让它芽长出来,才真有本事!”

    “好,我试试看。”

    “要是长不出来,那还是老老实实伺候花吧!”

    “是。”楚离沉声道。

    李越献殷勤,要帮忙把寒星草送回去,苏茹干脆的拒绝,袅袅离开,李越站在柳树下眺望良久,小船不见了影子他还不舍得收回目光。

    楚离笑道:“李兄,魂没啦?”

    李越红着脸大声道:“别胡说!”

    “醒醒吧!”楚离摇摇头:“那可不是咱们能想的女人!”

    “唉……”李越懒洋洋的蹲下,拿根草棍划着地:“我有时候也很不甘心,恨不得去做护卫!”

    “就是练成绝世武功,也不可能得到苏总管这般美人。”

    “总有一丝希望吧!”

    “即使是卓飞扬,苏总管也没放眼里,你比他英俊,比他武功强?”

    “你这嘴啊!”李越指指他,没好气的道:“我做个美梦都不行,非泼我凉水!”

    “我是怕你做傻事,一旦被感情冲昏头脑,啥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