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什么!”杨莺哼道:“他再厉害,咱们联手也打得过。[?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楚离摇头道:“你先走!”

    “他真这般厉害?”

    “血衣神功很邪门儿!”

    “是邪门儿!”杨莺打了个寒颤。

    想到血衣神功之下,自己会化为一具干尸,便不由打个冷颤,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翻身从窗户跃出去,要去找师父帮忙。

    楚离看向徐真宗:“徐前辈是血衣教的教主?”

    “果然有几分道行。”徐真宗笑了笑:“本座确实是血衣教教主。”

    “据说血衣教乃血神教分支,那徐前辈是血神教的弟子了?”

    “你知道得不少!”徐真宗点点头:“我出身血神教,在血神教里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创立的血衣教不成气候,实在贻笑大方!”

    他说着话,浑身血气沸腾起来,话音乍落,倏一下闪到楚离跟前,一掌拍下,动作奇快如电。

    楚离猛的一跃出了窗户,身在空中一甩手。

    “砰!”徐真宗身子猛的一颤,脚下后退两步,喉咙上的伤口在蠕动,迅合拢,只剩下一丝红线。

    楚离再一甩手。

    “砰!”徐真宗再次一颤,又后退两步,喉咙上的伤口裂开,然后迅再次合拢。

    “砰!”徐真宗又颤,伤口又开又合拢。

    楚离三刀甩出,已经出现在另一座屋子的屋顶,远在九星楼之下。

    徐真宗站在窗口,扬声道:“赵大河,你能逃到几时,你能出几刀?”

    楚离站在屋顶:“徐教主,你能躲得开我的刀?”

    “我躲不开,但你的刀对我并无威胁,总能追得上你!”徐真宗道:“况且你还有三个手下,今天你杀不了我,明天他们就会精血干枯而亡。”

    楚离哼一声:“那就看徐教主的本事!”

    “我的本事你会领教到,你这一身精血当真精纯,天下罕见,本座实在喜欢,哈哈!”徐真宗露出兴奋之色,目光灼灼,看着他就像看到一道无上美味儿,让楚离心寒。

    楚离哼道:“有本事便来吧!”

    他转身便走。

    徐真宗宛如离弦之箭射向楚离,度比楚离快一分,慢慢追近。

    论修为之深,他更胜楚离一筹,而且轻功绝顶,不逊于光阴步。

    楚离往城外而去,光阴步一闪一烁,不过片刻功夫出了城,来到一片莽莽树林。

    徐真宗毫不犹豫的追进来。

    “嗤!”一道轻啸声中,他忙闪身,却晚了一步,光明刀太快。

    “砰!”他身形一涩,停在一棵巨树下。

    “嗤嗤嗤嗤!”一道道光明刀射至,他根本避不开,却闭上眼睛,双手在胸前一拢,护住了血心位置。

    楚离的飞刀射中他身体,皆被他身上无形的力量挡了一挡,原本能够射穿他身体,却仅是破开一层表皮,无法真正伤害他五脏六腑。

    他血衣神功境界极深,便如披了一层宝甲。

    楚离摇头暗叹,还是自己的修为不够深,纵使把光明刀练到了第九层,度奇快,威力也极强大,但面对修为更胜自己、身怀奇功的人而言,这光明刀的威力便削弱一分。

    若自己修为足够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