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绣花鬼(镜中人冠名)(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韩莉说:你知道现在钱一手在干什么吧?

    我说我知道,钱一手在市里的杂技团嘛!

    如果放在老年间,钱一手算是天桥变戏法的。

    他有一手绝活——叫“缩骨功”。

    钱一手在闽南阴行的地位,其实类似草上飞在盗门的地位。

    草上飞在盗门,算是金牌“飞贼”,一身功夫在轻功上,钱一手是个“地贼”,这人啊,擅长缩骨功,所以再小的洞,他也能钻。

    老年间,要偷什么东西,钱一手那是随意进出,秘密就在他的缩骨功上。

    这人的缩骨功,能把他从一个成年人的大小,缩到三四岁的孩童般小,老房子里总要装烟囱,有狗洞,钱一手都能钻进去,厉害得很。

    不过,钱一手在二十多年前,就金盆洗手了,誓不为贼。

    金盆洗手之后的钱一手,就开始当了一名杂技演员,专门表演“缩骨功”,目的是让老百姓们,知道咱们老祖宗还有这么一手艺传下来,也为了博观众一乐,也博他自己一乐。

    韩莉说是的,今天下午两点多,钱一手在表演“缩骨功”的时候,出了差错——惨死在剧场里面。

    我询问韩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仔细跟我讲讲。

    韩莉就开始说了。

    那钱一手,表演缩骨功,也不是直接表演缩骨,是有障眼法的。

    他当着众人的面,会穿上“童媳”的婚服。

    以前的闽南大山里有童养媳嘛,小女孩七八岁嫁入婆家。

    童养媳入门要拜堂,所以童媳的婚服,十分小,七八岁的小孩嘛,能有多大的个子?尤其是以前,营养不太好,七八岁的小孩,个子还没有现在的四五岁的小孩子高。

    童媳的婚服,那自然是小。

    钱一手一米七五的个子,穿进去那么小的童媳衣服,缩骨的功夫,那自然是相当了得。

    不过,这次,钱一手却失手了。

    他的确是穿进去了那小小的童媳衣服,并且在观众面前大摇大摆的展示了起来,这场缩骨功的节目本来已经结束了,就在幕布要拉上的一刻,忽然,出事了。

    那钱一手不是穿着童养媳的婚服么?脚上还穿着那狭小的绣花鞋。

    那绣花鞋忽然像是活了一样,开始啃噬起了钱一手的脚!

    很快,钱一手的两只脚都被那绣花鞋吃掉了。

    绣花鞋似乎并不满意,继续啃噬着那钱一手的小腿、大腿,然后从“盆骨”、腹腔到胸腔、两只手,整个人头,全部给吃掉了!

    那钱一手表演了很多年,穿了很多年的绣花鞋,把他给吃掉了。

    “绣花鬼?”我捏紧了拳头。

    韩莉询问我:你说什么?

    我跟韩莉如实说了,我说:早上的时候,我们有个阴人,被害了——尸骨无存,只化作了一滩脓血,那血水在地上,写了十二个字——血童子、怨孕妇、多脸人、绣花鬼!

    这十二个字,现在看,是四件怪事。

    已经发生了三件——血童子、怨孕妇、绣花鬼都已经发生了。

    剩下的就是多脸人了。

    这个时候,阴行里发生了这么些怪事,背后害人的家伙,到底想搞什么鬼?

    韩莉说:这不是巫人之乱?

    “绝对不是!”我说巫人之乱出现了,冯春生和食为天会通知我的!包括被关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