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二娘的这条地道,挖了一年半。从浅海的大陆架,挖到了阴行祠堂的水牢地下室内。

    那个地下室,曾经有一个名字,叫养心居。

    顾名思义,就是养心的地方。

    莫言血在蛇二娘没有挖过来之前,确实是在这个地方养心的——当然,养心只是一个幌子。

    他主要在这个地方,研究蛇头棍。

    在那年的春节,整个阴行大庆,也是国人一年最大的节日,莫言血在这段时间,当然不可能待在养心居里。

    蛇二娘就选择在这些天,把地道挖开了。

    蛇二娘一直在这个养心居里住着,一直住到了元宵节。

    过完了元宵节,莫言血继续去养心居里,做他自己的事情。

    就在莫言血进了养心居的时候,瞧见了坐在床沿的蛇二娘,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害怕自己看错了,自顾自的说道:莫不是我多年不见二娘,太过于想念,以至于我出现了幻觉?

    这时候,地道口已经做成了一道暗门,莫言血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蛇二娘为了见他,竟然从海底挖了一条地道上来。

    “莫哥,不是幻觉,我是二娘,我终于见到你了。”蛇二娘这句话后,开始朴素朴素的掉眼泪。

    她是雄霸海上的海王,但这一刻,她和寻常女子,没什么两样。

    莫言血看着蛇二娘在流泪,他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抚摸着蛇二娘的脸庞,同时,拿起了丝巾,帮蛇二娘擦眼泪,说道:你是如何在这儿的?二娘——许多年不见,你过得如何?

    蛇二娘立马将曾经的事情说了出来,将莫言血的家人,如何将自己给逼走的事说了出来,也将自己花了十年时间,成为了海上霸主的事说了出来。

    莫言血叹了口长气,他说道:我隐隐猜到了,可是……我却没有说出来——大体是我要顾着家人感情,又愧对二娘,我不敢问,我也不敢说——如今听了你二娘的话,我才敢说,也才敢问,我莫言血,在感情上是个懦夫啊。

    “不怪你。”蛇二娘说:天地礼法,要违抗,实在是太难了——这世人活在世上,做的每件事,莫不符合规矩,莫不符合世间礼法,如果有违反——就会被其余的人毁掉。

    “只有你二娘是个奇人,冒天地之大不讳!一人撑起了一整个船队,成了海上的活阎罗。”莫言血说。

    蛇二娘问莫言血:我听我的“招子”跟我报,说你莫哥如今还为娶妻?

    “是啊!”莫言血说:你走了,没人听得懂我说什么,没人知晓我的心意,娶什么?

    “你在等我?”蛇二娘的眼里,藏着笑意。

    莫言血指了指养心居的暗墙,说道:你又何尝不是在等我?

    “从此以后,永不分离。”

    “不分离。”

    此时,两人眼中,尽是迷醉,闻到的、听到的,皆是芬芳、佳音……

    从此,这个养心居,就成了两人幽会的地方。

    只是,莫言血没有将自己和蛇二娘的事情,往外说。

    蛇二娘也不会跟人提起自己和莫言血的事。

    倒不是这时候的他们,依然闯不破“旧规”,实在是蛇二娘的身份,太过于敏感。

    她可是官府通缉的人物,在陆地上,见不得光。

    蛇二娘说到这儿,跟我讲到:有了爱,那养心居里,哪怕小,也是全天下最温暖的地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