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怎么纹身师和宰狗的是同行了?

    这两项职业,完全没关系啊。13579246810

    也许是这秃头,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他坏笑着问我:你是不是在想——纹身师怎么和宰狗的是同行?

    我下意识的点头,接着,我又慌忙摇头,想不露怯。

    我发现这秃头,不简单啊。

    秃头又叼了一根烟,哈哈大笑,说果然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这样的小年轻,怎么能继承得了阴阳绣的手艺?

    他嘲讽我,我也只能苦笑。

    接着,秃头又说: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宰狗匠在老年间,也算阴人的一种,有一名号叫“唬鬼匠”。

    唬鬼匠?这我还真没听说过。

    秃头又问我:你师父没告诉你过啥叫唬鬼匠?

    我老实的摇了摇头,这我师父确实没跟我说过。

    秃头的表情,难看了一些,说:小子……你师父没跟你讲,我就跟你讲,老年间遇到了鬼上身的事,得找人去吓唬那鬼,把他给吓唬走。

    可是一般的人,能把鬼给吓唬走吗?这就得找唬鬼匠了。

    唬鬼匠有四类人——屠狗的屠夫、剃头匠、棺材匠、刽子手。

    这四类人,最能吓唬鬼。

    屠夫和刽子手的身上,有太重的血腥味,鬼都怕了这种味道,屠狗的人身上还有污气,效果更好。

    剃头匠是天天剪头发,剪人最阴的东西,棺材匠就不说了。

    所以,老年间……那些阴人,和这四个行业的人,都走得很近。

    这唬鬼匠,也算半个阴人,虽然不太懂比较神秘的东西,可站那里就行了。

    秃头是屠狗的人,也是唬鬼匠的一种,所以,他勉强和阴阳绣师,算是同行。

    说到这儿,秃头一幅轻蔑的模样,说我就这道行,也敢出来开店?砸了招牌算了。

    秃头又说:这出来做买,就得学手艺,不学手艺,你开个毛的门做阴阳绣生意啊?

    他说的唾沫横飞,说他一个宰狗的,那也得讲究,首先的就得讲究眼力。

    选过来当屠宰狗的,那必须得是徐州那边出的肉狗。

    这肉狗,又有讲究,一黄二黑三花白。

    好吃的狗肉,得是黄狗,黑狗次之,花白最次。

    他又说,那狗来了,第一下就得放血,这放血,也是一门手艺,放血快了,那狗肉柴,放血慢了,那狗血憋在狗肉里,狗肉又难吃,还腥。

    那秃头跟我讲了一大阵杀狗里的门道后,说道:小子,你得学啊……我那店生意为啥红火?那是我这手艺,千锤百炼真功夫,到了你这儿,问你这个,不知道,问你那个,不知道……你知道个啥啊!

    说完,秃头又抽了一大口烟。

    我嘿嘿一笑,心里虽然不爽,但也受教了,这出来赚阴行的饭,不好好学学,那是不行,光有手艺还不顶用,什么阴人上九行,平九行,下九行的奇门轶事,那都得说得上大概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那秃头:老哥,受教,不过我这阴阳绣的手艺,那是有点能耐的,你有啥毛病,还是跟我说说呗……我帮你……

    我话还没说完,秃头直接摁灭了烟头,转身就要走:不必了……我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