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玮玮开始炫耀她的贵妇人生活。

    她说她每天早上,吃饭要来自拍,上健身房要来自拍,去购物也要来自拍,她在qq空间里发这些自拍,下面评论里,羡慕的有,跪舔的有,帮她抬庄的人也有,总之要多自豪就有多自豪。

    除了这个,她每年回老家,开着她的豪车一停家门口,周围都是羡慕的眼光,说她命好,能嫁一个好老公。

    每年逢年过节,村子里人结婚,家族里搞聚会,她都要到场,每次都是座上宾,各种阿谀奉承的,各种溜须拍马屁的,各种胆怯她的,各种羡慕她的人,应有尽有。

    她感觉自己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所以,她不能失去张全亮,不然,就失去了脸皮,以后让人怎么看?

    我心里直接给苗玮玮贴了个标签“虚荣过度”。

    人稍微有点虚荣心,是正常的,虚荣到了这个地步,这叫啥?这叫有病!

    我真忍不住骂苗玮玮一顿,但实在懒得骂。

    苗玮玮冲我尖叫起来:到底有没有办法啊?没有办法我就去找别人了!

    “有,当然有。”刘老六替我回答了,他说:阴阳绣里面,有一幅刺青,叫“月老牵红线”,纹上之后,夫妻之间,情比金坚。

    我听得有些犯糊涂,“月老牵红线”这副图案,在阴阳绣里面根本没有啊?这刘老六,上来就满嘴跑火车?万一人家真要纹,我咋办?

    我连忙偷摸着推了一下刘老六的腰。

    刘老六则打开了我的手,问苗玮玮纹不纹。

    苗玮玮一口定下来了:纹!

    “我就知道有这么个纹身,但我可不清楚纹这道纹身是什么价位,这你得问问水子了。”刘老六笑意盎然的说。

    苗玮玮一摇手,说:不用说价格了,三万块,一口价!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苗玮玮问我这个价格接受不接受的时候,我喊刘老六出去“抽烟”。

    我把刘老六推到走廊上,问刘老六:六爷……你可别瞎扯,我们阴阳绣里,哪儿来的“月老牵红线”?

    “咋没有?”刘老六嘴角挂上了一记坏笑,说:“我对你们阴阳绣还是比较熟悉的,虽然我不知道纹法,但是我知道……阴阳绣里,有一幅图案……叫诡丝,对不对?”

    “诡丝”我当然知道,这副阴阳绣图案,可以让两个人不离不弃,但是,比较阴毒。

    因为“诡丝”属于阴阳绣里的阴纹。

    我连忙摆手,说六爷,我做阳纹生意,都感觉对不起师父了,这再做“阴纹”生意,那还有脸去见师父,去见祖师爷吗?

    我心里其实还有一个计较……刘老六这么热情的帮我,而且还对阴阳绣这么熟悉,他会不会对阴阳绣,有什么企图?

    当然,我也没往深了想,就是稍稍怀疑一下。

    我对刘老六说:怕是这个生意,做不成啊。

    我摇摇头,师父说,做了阴纹,就会沾惹因果,以后被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缠上,谁说得定呢?

    我胆子小,算了,算了,不做这趟生意了。

    我往屋子里面走,刘老六却一把将我抓了过来:水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你想不想赚钱。

    “想……做梦的都想。”我实话实说:我妈得了大病,得要八十万,我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