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二百四十九章 血头(苦情哥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快递件,竟然会让快递员多拿到五百块的工资?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我掂量掂量了手里的快递盒子,还挺重,一摇晃咕噜咕噜的响。

    我再看看快递盒子上面的快递单,上面写着一句佛教的揭语——《涅槃经》第十九卷:八大地狱之最,称为无间地狱,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

    这句话的意思,我不太清楚,但我清楚,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部电影《无间道》里面出现过“佛语”。

    《无间道》这部电影,说的就是警匪互相安插卧底的故事。

    说到卧底,我立马想到了一个人——彭文。

    彭文就是竹圣元安插在张哥身边的卧底,难道这个快递……

    我想到了这里,手不由的感觉到了沉重。

    我立马打开了纹身室的门,进了店后,我又迅速打开了灯,关上了门。

    那快递的纸盒子,像**头柜那么大,我快速撕开了外包装,里面是一层泡沫保护住四个角的木盒子。

    我屏住了呼吸,颤颤巍巍的把木盒子的封胶给打开了,十分缓慢的打开了那个木盒子。

    木盒子才打开了一条缝隙,忽然,我闻到了极其浓烈的血腥味。

    “不好!”

    我猛地按住了木盒子——我不想去面对血粼粼的事实。

    冯春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水子,有些事情发生了,逃避是没啥用的,打开看看吧。

    我咬紧了嘴唇,用足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才又重新打开木盒子。

    一点点……一点点。

    终于,木盒子打开了。

    里面不是别的——是彭文的头。

    木盒子里,彭文的头,张开了嘴巴,嘴巴里的牙齿,全部没有了。

    有的,只是两排光秃秃的牙**,牙**早就没有了血色,苍白得可怕。

    很让我心酸的是——彭文的牙**是完好的,没有任何的撕裂。

    这说明,彭文生前,牙齿不是被打掉的,是被人用钳子,一颗颗像拔牙一样,从牙**里面狠狠拔出来的。

    彭文在生前,到底受到了张哥怎么样的折磨,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彭文一定极其痛苦,他在受到虐待的时候,一定生不如死。

    彭文除了牙齿被拔得精光,他的鼻子被彻底削掉了,眼珠子也被摘掉了,头发也没有了,头皮被撕得濒临破碎。

    我从他的轮廓里,能分辨得出,这是彭文的头。

    而且,这里面彭文的头,还不是彭文的本来面目,头是彭文变化了面貌,在张哥那边做卧底时候的模样。

    他曾经顶着这个模样,在纹身室楼下的厕所里面,把我给“揍”了一顿。

    我认识他这个模样。

    没想到啊,彭文死了,还不是顶着他本来的模样死去的——这让我更加心碎。

    我关上了盒子,浑身无力极了,往后一座,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屁股也没感觉到疼,我脑子里空空如也。

    冯春生叹了口气,把盒子放在了店里关二爷的塑像旁边,从香炉里面摘下了三根线香,插在了香炉里面。

    表面上,冯春生对彭文的死很平淡,但是他的动作细节出了他,他连续插了三次线香,每次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