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二百六十六章 绣缘(为小紫猪加更)(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陈雨昊看了我和冯春生一眼,扬天长叹:痛苦源自多情,伤你并非我本心……

    我听了陈雨昊的“一言难尽”,心里也不好受,就问陈雨昊:小雨哥,说咱们听得懂的话。

    陈雨昊说:我答应了柷小玲了。

    “咋了?凑一对了?”我有点喜出望外。

    冯春生立马要跟陈雨昊敬酒:这是好事啊——你什么能耐,柷小玲什么能耐?你们两个都是禽兽……哦不,是野兽,你们凑一对,那生出来的小孩,天生就是阴行大家的料!

    陈雨昊一伸手,挡回了冯春生的酒,说:不是答应跟柷小玲在一起了,而是柷小玲说再给我三年的时间,如果我再找不到我曾经的心上人,我们就在一起。

    “这事,有点乱点鸳鸯的意思了。”我说。

    陈雨昊说:所以我才郁闷。

    “别着急,这感情的事,慢慢培养,三年时间,没准你们真就瞧对眼了。”我对陈雨昊说。

    陈雨昊轻轻摇头,又缓缓点头:但愿,我不想负任何人,毕竟无情自古伤多情。

    他这是自嘲,自嘲他是无情的人,说柷小玲是多情的人。

    但我感觉,陈雨昊这么久都没答应柷小玲,本身就不可能是无情,他是怕伤了柷小玲,所以才不答应。

    陈雨昊别看表面木讷,心里其实很敏感啊!

    我和陈雨昊这边说着呢,冯春生却在一旁偷偷的抹着眼泪?

    这下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啊,我问:春哥,你怎么了?

    “别说了。”冯春生抓起面前的酒杯,猛地灌在了喉咙里面,说:水子啊……说实在的,小雨哥郁闷,但也不算郁闷,至少他还有三年的时间去找心上人呢,那心上人至少还活着,可是我老婆……我就算找——找到的顶天也就是我老婆冰凉的尸体。

    说完,冯春生泪满青衫,趴在桌子上哭。

    这场酒,喝得不尽兴,但我却见到了两个深情的男人——也算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尽兴。

    这天晚上,我们三个喝了很多,聊得很少,一直喝到了半夜,我们三个人才各自散去。

    ……

    第二天一大早,我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刘老六打过来的。

    刘老六在电话里,跟我打着官腔:师侄,快,来你师叔的家。

    我说六爷,你这是玩哪一出呢?

    “不听话是不?信不信门规处置!”刘老六上次道出了他说我师叔的事,现在还摆起谱来了。

    我对刘老六说:六爷,不是不去,我这边也忙啊。

    “我知道你忙,你最近开新店了是不?开在三元里,小伙子有钱了,不得了了?师叔也不放在眼里啦?翅膀可硬啊!”刘老六笑着说。

    我说今天还忙着收拾东西呢,过两天就新店就开张了。

    刘老六说:得了,你快点过来吧——师叔是心疼你,你开那么大的店,现在的人手,根本不够,我给你介绍一个纹身师。

    “啊?”我问刘老六:那人手艺咋样?

    “好得不得了。”刘老六笑着说道:北京过来的,我一朋友的儿子,纹身手艺没话说,就话不是很多。

    人狠话不多,我很欣赏。

    我说行,现在就去你那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