柷小玲已经发话了,要让我们瓮中捉鳖,我立马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那两张从门架上弄下来的“道符”,贴在了门上。gg+wwx

    这双鬼看门的道符,本来是不让那女鬼进来,现在,能够让那女鬼出不去。

    我搞定了这些,柷小玲直接对着厕所门就是一脚,把厕所门蹬开了。

    等门一蹬开,我就瞧见,那老头王锋,竟然在厕所的地板上,疯狂挣扎着,我看他的模样,十分扭曲,努力张嘴,最后出来的声音,竟然变成了小孩子、老人、女人的声音。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看上去,扭曲得很。

    他一脸的痛苦,见到了我们,竟然手不停的指着他自己的嘴巴,然后继续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的嘴,到底怎么了?

    我连忙蹲了下去,压开了他的嘴巴,往里面一看。

    卧槽!

    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这个人的嘴里,竟然长满了颀长的牙齿。

    装在老头牙龈上的那些鼠牙,竟然疯长。

    一嘴的牙齿,直接塞满了口腔。

    老头是压根说不出话来的,同时,甚至嘴巴都合不上。

    可以想象——一个人的牙齿,长到会顶住了嘴巴,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光景。

    老人王锋痛得不停的流着眼泪,脸上表情,已经痛苦到了极致。

    他的嘴里,鲜血往外面淌着。

    这说明什么?

    说明王锋的鼠牙,长得太快了——牙齿的尖锐部位,已经顶穿了上颚,也顶穿了下颚。

    牙齿扎破了口腔,血水就往外面流了。

    我连忙问冯春生:春哥,这老头,估计要被牙齿给长死了,要不然,我找个锤子,把他的牙齿,全部敲碎?

    冯春生数落我:你想太多了,这些鼠牙里面都是空心的,就算砸碎,也会立马引起大出血——到时候,这老头,依然必死无疑——要我说——这老头,在住进这个病房里面,嘴里被人装了一圈竹鼠牙齿的时候,就注定——死!

    他就是个死老!

    冯春生指着王锋说:死老,虽然活着,但是已经死了的死老。

    我看着王锋的模样,心里有点酸——这人到底是怎么了?要被人这么折磨?

    我估计,折磨王锋的人,多半是那个秃瓢——张牧师。

    我们三个人,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甚至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盯着老头看。

    那老头的血水,越流越多,最后,他干脆缓缓的爬了起来,爬到了自己的上躺着,大口大口的吭哧着气,眼睛望着天花板,绝望的望着天花板。

    我们三个人坐在边上,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只能盯着他看。

    等着王锋死。

    他嘴里装的鼠牙,我们毫无办法。

    很快,老头的嘴里,可能被牙齿塞得太满了,甚至连用嘴呼吸也呼吸不了了,只能拼命的用鼻子呼吸。

    鼻子进气没有嘴巴快啊——所以,看老头的模样,他实在难受。

    很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排也得排好久。

    时间慢慢的走着——很快,时间到了凌晨四点——那个艳鬼,准时要来的时间。

    就在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