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咪接过图案本,才看了一眼,立刻拍板,说:“可以”。

    “那行。”我抓回了纹身的成图,开始准备纹身的工具。

    咪咪则直接躺在我的纹身床上,胸口一挺,硕大的胸浪此起彼伏着。

    “你这是干啥?”我问咪咪。

    咪咪说你不是要纹身吗?

    我说纹胸得脱衣服,不然我咋纹啊。

    咪咪听说要脱衣服,坐起身,直接把自己的低领t恤往上一卷,直接脱了下来,露出了丰满的身材。

    这叫一个实战利器,尤其是她那对大胸脯,感觉要把文胸给撑破了。

    接着咪咪毫不手软,两只手反到背后,轻巧的打开了"xiong zao"后背上的铁钩。

    噗。

    一声闷响,那胸口一对大物失去了“撑头”,往下垮了一点。

    咪咪脱下了文胸,再躺在纹身床上,说句:来吧,这下可以了吧。

    “等下啊,我给你找根遮胸布。”

    我们纹身师在接到纹胸的活后,一般都会给客人提供一遮胸布,怕尴尬,同时也不会让我们纹身的时候分心。

    “别用了,我这身体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过,还多在乎你一个?来呗。”咪咪似乎想挑逗我,竟然还屈起了膝盖,把两条腿打开到了一个诱人的角度。

    “等会,我先去上个厕所?”

    “去厕所干啥?打飞机去啊?直接干呗?算咪咪姐送你的一炮。”咪咪这不脱衣服嘴上还有个把门的,这衣服一脱,各种骚话就开始往外撩了。

    我去,我还是得出去败败火。

    和纹身人不发生**“冲突”是我的原则。

    来纹身的女人,能沾惹得上不?那一沾惹,万一出点纠纷,那还得了?

    上次我一纹身的哥们,就给一女人纹满背,在纹身的过程中,那女人各种聊骚,勾得我哥们直接跟她干了一炮。

    我哥们还说那女的劲儿大,就在纹身床上、地板上、桌子上……干得一塌糊涂。

    用我哥们的话说,叫“疯狂操比”。

    事后,那女人竟然反着讹了我哥们一记,带了好多社会混子,讹了他两万块钱,满背的纹身钱也没给。

    所以我得小心点,虽然我和咪咪知根知底,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我走进了纹身室的里屋。

    也不知道咪咪到底是职业素养还是啥的,竟然开始**了起来,哦哦啊啊的。

    她可真不愧是头牌,光是这样**都让我产生冲动了。

    我连忙关上了里屋的门,骂道:等着,等哥们出去,一爪抓爆你的咪咪!

    我去里屋冲了个凉,降低了一下自己的生理冲动,同时赤条条的出了洗浴间。

    老实说,我虽然一直都没有打算做“阴阳绣”的生意,但我潜意识里,肯定产生过“靠阴阳绣的赚钱的想法”,我把一些做阴阳绣需要的行头,都搁在了里屋靠墙角的一个木头箱子里。

    木头箱子上的漆都掉了不少,我一打开箱子,里面呼呼的冒出了一团灰,箱子里,一袭黑色的长袍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我双手捧出了袍子,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了一声“师父,对不起,形势所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