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四百七十七章 美菻阴事(烟花姐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连忙问:第二个可能性呢?

    陈词说道:第二个可能性啊?第二个可能性,那就是冯春生,有一点轻度的精神分裂症,他拥有两个人格,第一个人格,藏在身体里面,平常表现的是第二个人格!

    “那个暴戾、狡诈、充满**的人格?一定是存在的?”我问陈词。

    陈词点点头,说:梦里面出现的人格,往往更真实,更深刻。

    “不管是哪个可能性,你都要小心点吧。”陈词说:一个人,往往在大事情爆发的时候,会展现出真正的人格。

    她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就是昨天有个女人,和他老公在结婚的当天,发生了很大的矛盾。

    大概就是她老公,在迎亲的路上,一扫往日的儒雅、好脾气,对她十分刻薄的谩骂,极尽羞辱之能事。

    陈词说:这就叫“真实人格”,一个人在遇到大事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真正的性格,压抑了十分久的人格——结婚是大事,各种事情都需要安排,很多人在结婚的时候,会抗住巨大的压力,在他实在扛不住压力的时候,真实人格就会爆发了。

    陈词说:我知道,过几天,你要和张哥、韩老板,拉开战斗,这么大的事,你得小心一点……你身边的人,也许都是一个定时炸弹,小心一点。

    我点点头。

    陈词说了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

    接着,她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出门了。

    我偷偷的出了门,再看冯春生的模样,总觉得心里,有了一层小小的隔阂,但隔阂算不得太大,我也不能用“心理学”的判断,直接否认冯春生,他一直都是我最好的阴人兄弟,到今天,依然还是。

    冯春生坐在客厅里喝茶,我坐在了他的身边。

    冯春生察觉我有点不对劲,就问我: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心神不宁的。

    我笑着说说:心情不算太好。

    “大事快来了,心情不好是真的。”冯春生对我说:晚上出去放松一下,去酒吧,喝几杯。

    我说可以啊,不过酒吧太吵了。

    “有轻音乐吧嘛,听人唱唱歌,喝喝酒,也是好事。”冯春生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一款app,指着一个名字叫“青年旅店”的酒店说道:这个……这个音乐吧排名第一,去的人很多,咱们去玩玩。

    我说可以。

    冯春生说那就订位置了。

    他在这边定位置,我的手机响了。

    给我打电话的,就是张哥。

    张哥问我:水子,哪儿呢?

    我说我在纹身店里。

    张哥怎么想起我来了,还给我打电话呢?莫非是要安排我做阴事?

    我咳嗽了一声:是在店里呢。

    “哦,哦,等我十五分钟,我就过来了!”张哥似乎正在开车,话筒里,到处都是汽车的轰鸣声。

    我看了冯春生一眼,说:行!

    现在,奇怪的事,一桩接一桩的来——第十九层地狱,流泪的人脸,众叛亲离的梦,梦游磨刀的冯春生,还有什么,一起来呗,反正我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了。

    张哥听我答应了,直接挂了电话。

    我看向冯春生,说:春哥……晚上能不能去成音乐吧,得先看白天这一关,能不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