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五十八章 诡异照片(为evil哥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武松提起了刀,一刀下去,韩在室顿时成了一个无头女鬼,跪在了武松的面前。13579246810

    而韩在室的断头处,喷出了一团血。

    那团血,开头在墙上,只是影子,可是过了一段时间,那血液,穿过了墙壁,从影子变成了实体洒在了我和冯春生的脸上。

    那血液,一股腥臭味道。

    我连忙用袖子去擦。

    等我擦完了,那女鬼韩在室也消失了。

    墙壁上的武松对我们抱拳,说道:女鬼已死,至于鬼婴,也跟着女鬼,一起消亡,诸位保重,我武松,去也!

    说完,武松的影子又重新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气,再次钻入到了阮琴瑟脑门上的鬼绣里面。

    接着,阮琴瑟猛的惊醒了过来,她惊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女鬼死了吗?

    我指了指阮琴瑟的肚子,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阮琴瑟连忙低头一看,发现她的肚子,已经变得干干瘪瘪的,从六个月的肚子,一下子回到了正常女人的肚子——阮琴瑟先是跳起来,高呼三声“女鬼死了”,接着,又一屁股坐在了藤条椅子上,趴在桌子上哭。

    我拍拍阮琴瑟的肩膀,劝她:大姐,别哭了,这小孩啊,压根就不是你的,是个鬼婴,丢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阮琴瑟坐了起来,用手背擦着眼泪说:于老板,我不是为了鬼婴哭,我是为了以前那风水先生跟我说的一句话,他说我一辈子怀不上孩子。

    接着,阮琴瑟又说:我真的怀不上孩子吗?

    “恩!”我不想去骗阮琴瑟,并且指着冯春生说:他也看出来了,你是绝子相,一辈子怀不上小孩。

    “啊?”阮琴瑟先是一楞,又再次痛哭。

    冯春生则在一旁说道:阮女士,其实也不用担心,这风水命相,是能改的!

    “能改?”阮琴瑟看了一眼冯春生。

    冯春生拿过一张纸,也摸过了茶桌上的笔,写下了一个名字和地址,给了阮琴瑟:你去找这个人……他有办法。

    阮琴瑟拿起那张纸一瞧,不禁念叨:寻龙天师,风影?住在北京三里屯?

    “咱们国家的风水大师,水准没几个能够超过他的。”冯春生对阮琴瑟说道:改命相说起来简单,但也不简单,你去找找风影,他有办法的。

    “那成!”

    阮琴瑟连忙说了一阵感谢。

    为了感谢我们,他还专门给我们转了五万块钱,当红包。

    事情落听了,我得给阮琴瑟擦洗“鬼绣”了。

    这“鬼绣”也是阴魂,其实算阴绣的一种,如果在人的身体上,时间长了,也是有问题的。

    所以,事情办完,立马擦掉鬼绣纹身,这也是规矩。

    我让阮琴瑟在椅子上坐好,然后我在上,喷了一些洗剂,开始擦拭鬼绣纹身。

    每擦掉一点点,我就得喊一声:谢许毅哥今日助拳!

    这个也是规矩,鬼绣帮了忙,纹身师得感谢。

    纹身师感谢得越诚恳,鬼绣里的刚魂会越风光。

    这也是刘老六便宜我许毅魂的目的,他知道,我一定会让许毅走得很风光。

    我一点点的擦洗完了鬼绣后,也给许毅感谢了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