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不要讲.法,也不要对你们这群法盲讲!快走,快走,不要在骚扰我们警察办案子啦。”胖子要强行推门。

    我当然给顶着,不让关了,今儿个这事,得要个说法。

    那胖子竟然伸手要开始打人了。

    我依然无所畏惧,我盯着胖子,说道:嘿,还要打人?我今天就看看,你们这些拿着我们纳税人钱的,不干人事的家伙,到底有什么底气打人!

    胖子吼道:现在走好吗,你已经打扰到我们正常办公了。

    在我们和胖子吵起来的时候,这一层办公楼里出来了不少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把我们都围了起来,看着我们两个人吵架。

    人越来越多,忽然,陈词盯着胖子说:你收黑钱了。

    “小姑娘,你话可不能乱说啊。”胖子说道:我可没收黑钱。

    陈词说道:第一,我们一进来,就看见你在玩电脑,说明你工作不是很上心,但是,你似乎很清楚竹原命案的很多细节,你怎么对着案子,这么关心?第二,我们一说到尸体的时候,你就会不停的偏转话题,你这是收了别人的好处,帮人说情呢,第三,你每一次和我们说话的时候,眼珠子都有稍微的偏转,这是心虚的表现。

    “你们血口喷人!”胖子已经怒不可解。

    陈词直接掏出了证件,说道:我是香港大学毕业的心理学博士,我根据这些细节,推断你收了黑钱,你反驳不反驳,不关我的事,重要的是,这周围,这么多的公安局同事,他们有没有信,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工作人员,一个个交头接耳,有些甚至还在窃笑。

    这时候,人群外传出了一阵声音:手上都没活了?不用上班了?都待在这儿干啥?散了,散了!

    这句话一完,那些看热闹的人立马作鸟兽散。

    我看到,一个剑眉朗目的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走向了我们,他看着胖子,说:你收人钱了?

    “没……没收。”胖子的话音,有些颤抖,他收没收别人钱,这再明显不过了。

    “你们好,我是刑侦处的主任,叫罗海,我这手下,确实收人钱了,我会处罚他的,谢谢你们的监督。”

    原来他是刑侦处的主任啊,怪不得他一说话,立马所有人都散了。

    接着,罗海又说:关于竹原杀了四个学生的命案,也确实很敏感,我暂时无可奉告——你们有任何的异议,完全可以去给纪委打电话,上头的工作组会下来检查我们的工作,看看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有任何的纰漏。

    “好了,就这样,再见。”罗海抬了抬手,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后,关上了门,没再理我们。

    接着,门又打开了,罗海又探出了头,说:如果你们要为竹原做法律辩护,请先去楼下的咨询台,他们会告诉你们怎么做手续的,我做事喜欢按规矩走,希望你们也能讲规矩,而不是站在刑侦处门口,大吵大闹!好了,就这样。

    他再次关上了门。

    好吧,我们本来想从刑侦处里打听点什么的,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到——这官字两张口,上下都吃人啊,官话套话立马把你给推出去了。

    我还想找罗海理论的,结果陈词把我们给拉走了。

    到了公安局门口,陈词小声的跟我说:水子,可能你不太懂公安局里的手续——的确,我们这事,找不到刑侦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