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六百一十三章 股鬼(瓜瓜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说别介啊!我的活儿你为啥就不敢接。

    那老白关门关得很决绝,我直接伸手卡住了门,然后冯春生帮忙,帮我把门给顶开。

    我和冯春生直接闯了进去。

    老白看着我们,吃惊道:怎么?来硬的是不?你们找我做买卖,我不做还不行?这点权力都没有?

    我望着老白,说:我就是找你问问口.技的事。

    “什么事都不行。”老白说:刘老六那边发了江湖帖,闽南任何阴人,不得和你们纹身店合作。

    我听了,感觉心都碎了,揪住了老白的手臂,吼道:刘老六真的说了吗?

    他可能被我凶狠的样子给吓到了,整个人完全换了一副姿态,说道:兄弟……兄弟,你别凶我,这是刘老六下的江湖帖,和我没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整个闽南阴行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帮你!

    “我不找你办阴事,只找你询问询问口.技的事。”我把那怨恨的情绪,藏在了心底,再次跟那老白好好说。

    “一点事都不行。”老白说:得罪了刘老六,闽南阴行混不下去的!走吧,真的走吧,我都多大年纪了,再过几年好日子可能就要进棺材了,你别为难我了行不行?

    “要是你实在想问。”老白直接掏出了手机,递给我,让我给刘老六打个电话。

    只要刘老六乐意,那他老白立马就说。

    我没有接老白的手机,对老白笑了笑:谢谢!

    说完,我和冯春生径自出了门。

    刘老六果然开始在阴行里对我下手了——不过刘老六,我还就不信了,离了闽南阴行,我的阴阳绣就吃不上了阴行的饭?

    我起床扶床,走路扶墙,我谁都扶,就是不服你刘老六的软。

    打压我,等着瞧。

    ……

    我和冯春生在老白这边,碰了一鼻子的灰,结果口.技的事也没问道。

    回了家,我开始坐在工作台上,不停的查阅着闽南“口.技”的资料,遇上有用的,我就给打印出来,我妄图从这网上的信息里,寻找到我们市里口.技人的蛛丝马迹!

    只要找到了,就可以化解我们纹身店的黑暗。

    除此之外,我还安排仓鼠去拘留所,给龙二和鬼郎中送酒送菜。

    也是安慰这俩兄弟,让他们稍安勿躁。

    我这资料一查,就查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

    在我查得聚精会神的时候,我听到旁边有人跟我说话:你是阴阳刺青师于水?

    我头也没偏,说是我。

    “找你做一笔生意。”那人说。

    我这才扭过头,对那人笑着,说:对不住哈……要事在身,这两天不能接活。

    我说话的档口,也观察了那人,那人穿着运动服,带个鸭舌帽,人没什么精神,他的手里,正捏着我今天打印出来的口.技文档。

    接着,那人把手上的文档翻了过来,对我说道:兄弟,看你一直都在查口.技的事?

    我说是啊。

    那人直接模仿我的声音,说道:那你问我就好了,口.技这事,我懂啊。

    这人学我的声音,学得很那真的叫一个像,我甚至都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一个和你声音一样的人出现在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