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六百七十二章 刺青师黄鬼(补更)(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结果那个人一抬头,露出了脸面,我就认出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同

    门师兄——涂鸦!

    涂鸦不算是阴阳绣的真正继承人,但是,曾经确实是我师父的弟子——在师父“过世”

    的时候,他来了师父的灵堂前,哭了整整一个晚上,然后和我这位小师弟,一起喝

    了一天酒!

    我们两个,就和冯春生、金蛟先生一样——都是师兄弟,只是不常见过。

    但也不太一样,我这师兄涂鸦是个老实人,可不像金蛟先生一样,没跟着白衣獠之

    前,金蛟先生就是一个见钱眼开,两头坑钱的货色。

    我跟涂鸦双手合十,说道:师兄!

    “啥师兄啊。”涂鸦说:按照规矩来说,我得喊你一声掌门呢——你可是师父的亲传弟子。

    我说不至于。

    涂鸦说相当至于,师父一身阴阳绣道行,传到了我的身上,就代表我要接师父的班了。

    接着,涂鸦又说:我这几年,久居东北,跟着小李爷他们混口饭吃,现在听说刘老

    六要搞分门宴,那我就来了——这也算我的家事吧!

    我说那必须算啊。

    不管涂鸦是不是得了我师父的真传,那都是我师父的嫡传弟子!刘老六要搞分门

    宴,他是完全有资格来参加的。

    涂鸦说:我以前和刘老六也认识,这次我必须出面说说他!

    “哈哈!”李善水一旁说道:那也是后天的事,今儿个,咱们先去喝一杯!大家伙都

    是自家兄弟,喝个痛快。

    我说当然可以了。

    这儿要说最怂的,就是金小四了。

    金小四在我们面前,老是咋咋呼呼的,现在他师父大金牙过来了,那叫一个老实,

    不停的给大金牙按摩捶背,真叫一个殷勤。

    我看到金小四对大金牙这样,又想起了我师父廖程鹏。

    如果我师父在这儿,我给他老人家捶背捏腰,这也挺享受的——咱们阴人的传承,有

    点老江湖的感觉——师父就像真正的父亲一样,师父死了,我们当徒弟的,是要披麻

    戴孝,为他守灵的!

    “师父!你到底在哪儿?”我心里默念了一阵。

    ……

    我们一行人,开着两台车,直接去了老岳的餐厅里吃饭。

    老岳有一家自助餐厅,但也有正规的酒店。

    老岳听我说这儿来的都是东北阴人里面的大人物,十分热情,帮忙着张罗,亲自去

    监督厨师,说厨师如果烧不出一桌子好菜来,立马炒掉!别在酒店里丢人现眼。

    所以厨房里的厨师们,那都打足了百分之一百二的精力,炒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

    我们一行人,自然在包厢里,筹光交错。

    我先给李善水敬了一杯,说小李爷,这次真是麻烦了……后天分门宴还要帮忙压阵。

    李善水举起杯子,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先喝。

    我们这群人,一喝就喝出脾气来了,开头是一杯一杯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