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刘老六撒了一个慌,骗了刘老六,让他知道——豆三没死。

    他会吃我的“诈”吗?

    结果,刘老六脸色压根没有任何变化,数落我:你神经病啊?什么豆三?我知道他

    是哪根葱?

    “他说我是阴山大司马,我就是阴山大司马?”刘老六喋喋不休的说道:他说我是如

    来佛祖,你是不是还要找我来拜佛朝圣?

    我说那我就让豆三来和你对质?

    “来啊!”刘老六说道:要来就赶紧来,看看我怕不怕他造谣。

    我感觉这时候刘老六的精神,已经绷得很紧了,我决定,使出杀手锏里面的杀手锏。

    在豆三临死之前,说过的两句话里,有一句话很重要——阴阳绣,自生自死——这句

    话,我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它是“阴山大司马”心中的一个秘密。

    我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如果刘老六是阴山大司马的话,那他就会真正的紧张,焦虑。

    因为如果我知道阴山大司马心中的秘密,阴山大司马就肯定相信豆三没死。

    我盯着刘老六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说:阴阳绣,自生自死。

    “胡说八道什么?”刘老六点了一根烟,说道:阴阳绣自生自死?如果我们两个人分

    了门,可能真的要自生自死,我们师叔师侄两个人铁了心的在一起,那就不会自生

    自死!

    刘老六直接来了这么一句,打乱了我内心的部署。

    我忽然发现——刘老六还真的不是阴山大司马?

    那到底谁才是阴山大司马?

    阴山大司马的人,只可能是两个——第一个,我师父。

    第二个,刘老六。

    现在刘老六不是,那我师父铁定就是阴山大司马了。

    我对于这个结果的反转,内心很不能接受——我师父是阴山大司马?他为什么要害我?

    “想啥呢?来,来,来,接着说你师叔是阴山大司马啊。”刘老六拍了拍我的肩膀,

    把我从失神里面给拉了出来。

    我看了刘老六一眼,没怎么说话。

    刘老六说:还要不要继续造谣啊?

    “你不是阴山大司马。”我盯着刘老六说。

    刘老六嘿嘿一笑,说他当然不是了——他在阴行里头,虽然机心很重,但对很多人还

    是够义气的,那个阴山大司马,简直就是一个恶棍,那人做的那些事,他刘老六还

    真做不出来呢。

    我捏紧了拳头,我没有告诉刘老六,他如果不是阴山大司马,那我师父可能就是阴

    山大司马。

    我摇了摇头,说:这事是我.操之过急了,我现在也知道了,你刘老六不是阴山大

    司马,我诬陷你了!

    “小事,咱也有对不起你的时候啊。”刘老六说:啥都不说了——今天开始,咱们以前

    的事,翻篇,行吗?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刘老六,说:你今天不对劲啊,既然我现在确定你不是阴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