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七百二十六章 诅咒往事(夕米冠名)(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理都没离他,和冯春生他们回了家。

    到了家里,冯春生看着我乐。

    我抽着烟,一口接一口的抽,冯春生还乐。

    我盯着冯春生,问道:春哥,你乐个啥?

    “我在想一件事啊。”冯春生说:那大村长和三村长,就算真的收了二村长的黑金,

    跟你有啥关系啊?感觉你特别生气呢。

    我捏了捏拳头,说这也不是生气,算是一种失望吧。

    在我的印象里,土楼人真的非常淳朴,大家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什么坏人,有时

    候有点小狡猾,狡猾得可爱。

    可是现在……我感觉土楼的人变了。

    娄静勾搭奸夫杀子,二村长借着场馆的便利架设网络赌场。

    这土楼的人,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凶神恶煞起来了?

    冯春生听了我的话,也叹了口气,说:是啊,以前的天是蓝的,以前的水是清的,

    以前的山上有鸟叫,以前的孩子百分百是亲生的,以前的大学生是值钱的——现在——

    这时代在变,人心也在变。

    “以前觉得赚黑心钱是一种耻辱,但现在笑贫不笑娼!以前觉得世界原本简单,但

    现在哪怕在象牙塔的大学里,也是人心险恶。”冯春生吐了个眼圈:不过,你早应

    该适应了啊,出社会这么多年了。

    我说我是适应了,可有时候就觉得这世道不对,我说我以前看过一乐评人评价某个

    唱歌跑调的歌星,说他是用跑调来记录这个不着调的时代。

    “嘿嘿!是不太着调。”冯春生笑笑,说:那你真的不打算和大村长、三村长合作,

    把于家堡的诅咒给搞定了?

    “搞啊!”

    我对冯春生说: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查吧——毕竟这个诅咒,和咱们几个人也息息相关。

    覆巢之下无完卵!

    诅咒一旦降临,我们几个也不太好过。

    冯春生竖起了大拇指,说:这才是你嘛,阳奉阴违!

    “我这是对事不对人。”我说我不太喜欢大村长和三村长,但是我得搞定诅咒的事啊。

    冯春生站起身,拍了拍屁股,问我:那咱们先干啥?

    我说春哥,你不是觉得这诅咒,和狸猫太子的诅咒有点像吗?你先去找人问清楚——

    这个狸猫太子的诅咒,到底是个啥意思?有点啥内涵!

    “你呢?”冯春生指着我。

    我说我给墨大先生打电话。

    墨大先生昨天跟我说了,说只要于家堡出了什么大事,就给他打电话。

    这于家堡一夜之间,死了两个人,都是被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的,这算是标准的大

    事吧?

    冯春生说行。

    柷小玲则说道:你们先各自去问人,我去土楼里面转一转。

    柷小玲是湘西柷由家的人,对鬼事熟悉,她要去转,对我们破除“诅咒”,有挺好的

    效果,我当然同意啦。

    陈词则继续去照顾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