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七百二十七章 五鬼拍门(烦躁姐冠名)(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于大力当时骂道,说这都是装神弄鬼,妖言惑众,他就不信这个邪。

    当天晚上,他借着酒劲就出门去了。

    说来也怪,当天他一出那土楼的大门,土楼大门自动关上了,没有打“门闩”,但是

    好几个成年人,怎么扯都不能把门给扯开。

    等到第二天,有人在土楼的顶楼角落里,见到了死去的于大力。

    于大力浑身苍白,偏偏肚子拱得老大,像怀了崽似的。

    有人把于大力的肚子剪开,发现他的肚子,被人缝进去了一个羊头。

    自此,那诅咒的事,立马在土楼里,让所有人深信不疑。

    大村长说到了这儿,又说:从那之后,怪事连连,经常有人死去,死去的时候,都

    是肚子老大,里面被人缝了什么东西似的。

    三村长也说: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村里就找人去请高人了,结果请到了你师父。

    我说我师父怎么说。&8232;

    大村长说我师父在土楼里到处检查了之后,说于家堡的土楼,其实有一个穿越千年

    的诅咒,而且,当年的诅咒,被高人给镇住了,不过,在我们土楼里,有一个九阴

    鬼命的小孩出生。

    这小孩,阴气太盛,直接把那封锁诅咒的“物事”,给冲撞掉了,于是,诅咒重新开

    始裂笼而出,重新在土楼里面害人。

    我师父就用刻了阴阳绣的木牌,埋在了土楼的地下,挡住了“诅咒”。

    我师父还跟当时的村长说:二十年之后,这块木牌,就会失去作用,到时候,是恶

    鬼出笼,还是一切相安无事,听天由命。

    “如果二十年后的年关,鸡下水、狗爬树、涓水河里的鱼儿倒着游,那诅咒,多半

    要发生。”我师父除了说了这些征兆,还跟村长说,说伴随这些征兆,还有可能有

    一个女人,提着灯笼,站在土楼的大门门口。

    一旦这些征兆,全部出现……我们村子的诅咒,就会卷土重来。

    为了对抗这个诅咒,我师父还跟村长偷偷的说:如果诅咒再来,第一个法子,断生

    人,钉死魂,在院子里,钉上一个死魂,死魂用来看门,看住诅咒,不让诅咒复活。

    大村长说:鸡下水、狗爬树、涓水河里的鱼儿倒着游,都发生了,也有小孩在土楼

    的门口,或者走廊里面,都曾经见到提着灯笼的女人。

    这明显是诅咒卷土重来了。

    于是,村长就动用了我师父留下的阴术,把“阿香婆”做了阴术,钉了死魂,当成了

    看门的“死魂”。

    但是,做了阴术的阿香婆,也似乎对诅咒并不管用,不然就不会在一夜之间,娄静

    和二村长,全部惨死。

    大村长又说:当年你师父还说了,说如果诅咒依然挡不住,那就只能让他徒弟上,

    他徒弟会阴阳绣——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这诅咒,只有阴阳绣人

    能办住!

    这说来说去,最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