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到了一阵很深的信任危机。

    冯春生扭过头,对我说:水子,明天早上阴三爷要过来,那指定是要羞辱咱们的——

    这事,我就不去了!

    “咱们兄弟几个,谁还不知道谁呢?都不是贪生怕死的货,但咱士可杀不可辱啊!”

    冯春生说道: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是侮辱!我见不得阴三爷那得意的小人模样!

    我点点头,说道:能够理解,明天,我一个人面对阴三爷。

    “苦了你啦。”冯春生说:江湖浪荡,义字当头——你还是讲义气的主,我和你合作

    啊,没找错人!

    接着,我问冯春生:春哥!你信我吗?

    “我当然信。”冯春生说:我和你在一块的时间最久,我晓得的,你小子总是能够在

    关键时刻,爆发十分惊人的力量。

    我打了个响指,说道:你还信我就好。

    “我一直都会信你。”冯春生指着自己的脖子,说道:就算有一天,你把枪顶在我的

    头上,开枪打死我,我也相信那是走火,绝对的!

    我笑着说:我绝对不会对你开枪的。

    “那是肯定的。”冯春生说:我先去找龙二,水子,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对冯春生扬了扬手,说道:我先回去了。

    我回了纹身店,仓鼠和金小四都没跟我说话,仓鼠回了出租屋。

    金小四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还有几天活头哦。

    陈词则跟我说:水子,你得打起精神来——往后的路还长着呢。

    “恩。”我点点头。

    金小四说:水哥,我和你认识不久,但我相信你,不过现在太疲惫了,我先睡了。

    他直接在沙发上和衣而睡。

    陈词也回家了。

    我坐在店里发呆,坐到了晚上凌晨两点多,我出门搭车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我直接给兄弟们群发了一条短信——明天阴三爷到店,你们都不用过

    来!我跟阴三爷好好玩玩!

    发完了这条短信,我直接睡觉了,等着第二天和阴三爷的会面。

    ……

    第二天一大早,我真的一个人到了纹身店里。

    纹身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冷冷清清的。

    自打这纹身店开张,恐怕都没有几天这么冷清的时候。

    我在前台,拿了一个牌子,用粉笔在牌子上写了四个字——暂不营业,然后我走到了

    门口,把牌子挂在了门上,然后关好了店门,就等着阴三爷过来了。

    秋末和于波,也接到了我的短信,今天也不上班。

    整个店里,就我一个人,干等着也无聊,我打开了电脑,在网上和人打斗地主。

    别说,我今天运气很顺,斗地主把把都是好牌,打得对家抱头鼠窜。

    在我玩到早上九点钟的时候,我的店里,传来了一阵扎实有力的敲门声。

    咚咚咚!

    咚咚咚!

    我喊了一句:谁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