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青师 第九百六十五章 最强通灵(超级un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郑飞跟郑冬花说:吸!把这滴尸血,吸到鼻子里去。

    郑冬花真的吸了,她的猛的一抽鼻子,那滴鲜血,直接进入了郑冬花的鼻腔里面。

    就在那一瞬间,郑冬花的浑身,像是通了电一样,接着,她猛的蜷缩了起来,脚面都蜷缩到了一起。

    她甚至还忍不住叫了出来,一种很痛苦的叫喊声。

    郑冬花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到了一个荒凉的坟墓,到处都是鬼影重重,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一旁的郑飞,用期待的音色,询问郑冬花:小花,你感觉怎么样?

    “痛苦!好可怕。”郑冬花的两只眼睛,不停的看到各种恐怖的鬼影子。

    但接着,她又喊了一声:但是……真的刺激,嗨爆了!

    郑冬花一瞬间,爱上了这种“顶级恐怖”、顶级刺激的痛苦。

    我做纹身师的,其实我清楚一点——对于某些热爱寻求刺激的人来说,他们在寻找的,就是痛苦。

    一般痛苦程度小的刺激,很多人都在做,比如说抽烟——那烟雾烘烤着肺部时候的不适感觉,那尼古丁让身体产生的轻微的“失真感”,都让烟民即痛苦,又快乐。

    还有喝酒,人喝酒喝多了,真是哪哪儿都不怎么舒服,但是,很多人就爱这一口,热爱酒精让自己痛苦的感觉。

    当然,还有更加痛苦、刺激的事,这事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大部分人都不是很热衷,但热爱的,那几乎是拿着命去玩的。

    比如说跳伞、比如说攀爬五千米以上的悬崖峭壁,比如说蹦极。

    这种东西,给人带来的痛苦,那不是一星半点的,很多人只是看着别人玩都会觉得害怕,但真喜欢玩的,那就乐在其中,甚至他们知道,这些事都带着生命随时失去的危险,但他们就是乐此不疲!

    这些刺激的事,为什么刺激,很大一部分,都是痛苦给人造成了太大的刺激——大家忘不掉的,不是这些项目本身,而是那种刺激的感觉。

    郑冬花也是!

    冯春生听我说到了这儿,又说道:我知道这手段了……浑身涂满怨鬼的血液,然后再用鲜血做引子,这是一种非常剧烈的“请神”仪式……一瞬间,会让好些只凶鬼,进入你的身体,这种感觉,一般的神汉都承受不住,但承受得住的,一定会感觉到那种“阴森”在缠绕,玩过这个的,大部分都会再次想念这种感觉。

    我盯着冯春生,说:那这和毒瘾差不多啊?

    “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和吸毒差不多。”冯春生说:那种极其上瘾的感觉,总是让人流连忘返!

    郑冬花在这一次“被迫通灵”之后,那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连续三天,都没有下床,她似乎只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和郑飞在床上“啪啪啪”,这些“痛苦”的通灵事件,让她更加渴望发泄和放纵,只要玩一次通灵,她整个人就会变得特别嗨,就会忘乎所以的跟郑飞啪啪啪。

    第二件事,就是继续通灵,继续品位那种感觉。

    第三件事……就是吃饭了,她那三天的餐饭,都是郑飞订餐,然后找人送过来,郑飞去拿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三天,最后郑飞都害怕了,他害怕郑冬花会直接嗨死在了床上,干脆直接把郑冬花给打晕了过去,才断掉了她这三天的狂嗨。

    那郑冬花因为嗨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打晕了之后,也进入了睡眠状态,一直睡了足足两天的时间。

    等她醒过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