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两败俱伤

    没了月亮,对汉军的攻击非常的不利,对匈奴人逃跑却非常的有利。

    “全军回城!”

    霍去病瞅着四处奔驰的汉军,下达了军令。

    “不追杀浑邪王了?”司马迁急急问道。

    霍去病不愿意跟司马迁这个纯粹的书生多说军阵上的事情,今晚这一战,胜得有些侥幸,需要快快的回城休养生息,准备迎接匈奴人的进攻。

    毕竟,还有一半的匈奴人还在外边,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云琅躺在车轮上,他的脸距离铰刀只有一寸之遥,刘二仰面朝天的躺在他身边,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失去了最后的月光,狂奔的战车只有车毁人亡的下场,云琅觉得自己还活着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战车冲出去的有些远,就在刚才,有一大群匈奴骑兵从马车边上疾驰而过,但凡有一个匈奴人对这辆毁坏的战车有点兴趣,云琅基本上就十死无生了。

    “咳咳……”

    刘二咳嗽着坐了起来。

    “家主——”

    刘二低声喊道,他不敢大声喊,生怕把匈奴人给招来。

    “别喊了,活着呢。”

    云琅低声回应道。

    刘二循声爬过来,摸索到云琅之后,发现家主的四肢齐全,似乎没有受多重的伤,就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是太累了,两只胳膊没什么力气,不想动!”

    “不知道仗打赢了没有。”

    “应该是打赢了,刚才有好多匈奴人从我们这边跑了,我们歇口气,就要尽快回城,迟则有变!”

    云琅过来好久,才感觉到四肢的存在,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拖拽刘二,却跟刘二滚成一团。

    “我的肋骨受伤了,动不了,家主您先回去,再找人来救我。”

    “左边还是右边?”

    “右边!”

    云琅来到刘二的左边,用尽力气扶刘二站起来,将他的左臂放在肩头,半拖半扛的向受降城的方向走。

    一路上云琅至少看到了四辆倾覆的战车,流着泪在周围摸索,他只找到六具尸体,以及一个只剩下一口气的同伴。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云琅背着一个,拖着一个,一步步的向受降城挨。

    他不想管战场到底怎么样了,不管是个什么结果都与他无关了,尽力了,也就无愧于心,现在,他只想把两个同伴带回去。

    他听见有人在低低的呼唤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心情回答,他很怕从哪些人嘴里知道,自己带来的车队已经全军覆没了。

    一辆牛车横在前面,牛车没有翻,只是拉车的牛已经死了,车上坐着一个死去的军卒,云琅把刘二以及伤兵送到牛车上,卸掉挽具,自己拖着牛车继续向受降城走。

    不知什么时候,沉重如山的牛车忽然变得轻快了,应该是有一个人在后面推。

    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战场也逐渐变得清晰。

    云琅停下脚步,回首再看战场,宛如再一次重生一般。

    无人照料的篝火已经快要熄灭了,只有缕缕的青烟扶摇直上,那些被焚毁的军帐也同样冒着青烟,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