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多嘴多舌

    云氏不仅仅只有梅花鹿会行礼,养的狗还会牧羊,就连孟大孟二饲养的丹顶鹤也见人不避。

    水池里养的红鲤鱼,更是只要见到人影就会聚拢过来乞食,只要老虎不来,哪怕人亲手摸到这些红鲤鱼,鲤鱼也不会轻易离去,反而会吸吮人的手指。

    当然,云氏最有名的瑞兽就是老虎大王自己。

    事实上,在上林苑里,已经没人把这头脖子底下戴着玉牌的老虎当做猛兽了。

    云琅陪伴董仲舒来到云氏庄园,才踏进庄园,董仲舒就重重的叹了口气。

    有金碧辉煌的长门宫在侧,云氏庄园自然就算不得奢华,只是一步一景,一步一趣的景致,就不是空旷的长门宫所能比拟的。

    云氏的仆役很无礼。

    他们的家主陪着客人进来了,那些干活的仆役们却无视家主以及客人的存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在云氏,劳作者优先。”

    云琅一句话就堵死了董仲舒将要说的话。

    “凡成大事者,礼为先、度为上、智为尊、恒为贵!而后百事可成。”

    云琅摇头道:“西北理工做事,历来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于无声处听惊雷,待到功成,则泰山倾,江河枯!”

    董仲舒停下脚步,瞅着云氏忙碌的仆役道:“因此你将少有的怜悯之心给了这些人,却对大人无比的苛刻,磨刀霍霍如遇猪羊所属?”

    云琅叹息一声道:“我将世间之人比作兽群,大人为猛兽,小民如猪羊,猛兽捕猎如果是为了果腹,某以为无可挑剔,若只是为了满足杀戮的欲望,这样的恶兽,云某自然要快快除掉。

    若任由他肆虐世间,时间不长,所有猛兽都会没有食物,最终落得一个饿死的下场。

    因此,云某惩处恶兽并非为了什么公道仁义,而是为了自保,先生高看云某了。”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云氏后花园,一头老迈的母鹿,正卧在干草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东西,突然看到了云琅,就努力想要爬起来,坚持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云琅蹲在母鹿的身边,抚摸着她的脑袋董仲舒道:“这只鹿今年十二岁了,已经算是高寿了,若以人的年龄来算,这只鹿的年岁可能比先生还要高一些。”

    董仲舒冲着这只糊满眼屎的老鹿拱拱手算是见礼。

    “如此无用的畜生,云侯就任由它老死,而不取她的鹿皮,鹿肉为人所用吗?”

    云琅笑着摇头道:“这头鹿是某家从山中带出来的,相处时间长了,就不以畜生待之。”

    “与牛论恩,与树论德,乃是愚不可及的事情。”

    云琅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炒熟的豆子放在掌心,母鹿吃进了嘴里,马上又无力地吐出来了。

    云琅惋惜的道:“她已经没有力气吃豆子了……”

    说完就追随董仲舒的背影走过去,而那头母鹿还在呦呦的叫唤着,很希望跟云琅再相处一段时间。

    董仲舒停下脚步瞅着云琅道:“你本心想要留在那头母鹿边上继续安慰她,为何放弃了她来追寻我呢?”

    云琅道:“母鹿虽然衰弱,却还有时间,先生如今已经到了日暮途穷的时候,自然要紧着先生这边才好。”

    董仲舒沉默片刻,轻声道:“老夫生的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