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轶在楼上睡午觉,忽然,他的耳朵微微地动了动,随之而来的,是忽然睁开的一双锐利的眼睛,眼睛隐去了一丝厉芒,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疑惑。

    刚才他好像听到了哗啦啦的响声!

    好像是厨房传过来的?

    虽然二楼几间卧室的隔音效果都很好,但幻听是不可能的,杨轶知道自己的能力,墨菲、曦曦她们听不到的声音,他这双经过加持的耳朵,还是能听得到一些很细微的声响。

    更何况,杨轶也相信自己的判断,虽然安逸生活过得久了,但过去枪林弹雨的危险日子还依然历历在目,一些反应,甚至说第六感还是很准确的!

    只是,为什么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家里遭贼了?

    杨轶一边琢磨着,一边掀开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又怎么了啦?”刚才小曈曈在旁边睡午觉的时候,嗯嗯嗯地蹬腿、哼了一阵子,折腾得墨菲其实也是刚躺下来没有十分钟,现在又被他的动静给打扰了,她侧身趴在床铺上,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嘟着嘴巴呢喃道。

    “没事,你继续睡。”杨轶笑了笑,安抚一下墨菲,自己推开门走出去。

    让杨轶有一些料想不到的,是他下楼梯的时候,包子正急哄哄地往上蹦着,他们刚好在拐角相遇。

    包子大喜过望,喷着鼻子,绕着杨轶的脚打转,因为这是楼梯,它还要上上下下的,闹得杨轶都有一些摸不着头脑。

    “你干嘛啊?刚才有没有听到响声?”杨轶揉了揉包子的脑袋,笑着问道。

    包子却一口咬住杨轶的袖子,一边用力地摇着尾巴,一边想要拉扯着杨轶往下走。

    “好好好,我跟你走!”杨轶哭笑不得地敲了敲包子的脑袋,让它松开嘴,然后跟它来到楼下的大门处。

    看到卡在狗洞上一个白绒绒的大屁股,杨轶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很不厚道地哈哈笑了起来。

    包子有些着急,它仰头看了看主人,在地上蹦了蹦,后面干脆直立起来,两只前爪搭在了主人的身上。

    白白也挺可怜的,听到屁股后面的动静,它心有余悸地蹬了蹬腿,但也只是徒劳,一举一动都看得让人觉得心酸。

    “好啦,别急,我把它弄出来。”杨轶笑了笑,把门锁打开,推开没有卡着白白的一侧大门,这回,杨轶看到了白白的狼狈样子。

    原本微笑天使一样的白白,现在无精打采的,委屈的眼睛也是给人一种发蔫的感觉。

    “你们为了出去玩,还把狗门给弄坏了?”杨轶看了看被“拆”下来的狗门盖,又看了看大门外面门板上面的爪痕,他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诧异地问道。

    包子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它低着脑袋,不敢和杨轶直视,只敢在杨轶脚边绕来绕去,好像撒娇一样地蹭着,然后它伸出爪子,在杨轶的裤腿上抓了抓。

    这小家伙,似乎在说:算了算了……

    杨轶只是笑了笑,倒没有再追究这两个家伙,他蹲了下来,先是揉了揉包子和白白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啊,让你们乖乖地在楼下玩,现在你们搞得我都得重新让人上漆了!”

    虽然在训斥,杨轶还是伸出手去,帮白白脱困。

    有手还是方便的,杨轶将白白挤进来卡住的腿往里面塞,推出腿部肌肉后,白白的身子也松了一些,它自己也感受到了,欣喜地连忙将身子抽了出来。

    刚才卡了好一会儿了,白白身子有点不适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