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曦曦的画画其实还是停留在小朋友胡乱涂鸦的水平,不过,从意境和构图上看,曦曦还是有点天赋的!

    杨然眼睛亮了起来,他赞美和鼓励了一番小家伙后,提议道:“曦曦,爸爸教你画画好不好?”

    前世,在杀手训练营里,杨轶学过琴棋书画,各种五花八门的技艺都得懂,这可是伪装的基本功!

    要知道,扑克杀手组织接下来的任务,都是最困难、最艰巨的!没有一点随时随地隐身于芸芸大众的功夫,杨轶早就被警察抓了无数次!

    虽然杨轶并不太喜欢画画,而且后来对音乐痴迷尤甚其他,闲暇时光,也就喜欢听听歌、看看电影,在他精心布置的安全屋里闷骚一下,至于画画等其他的功夫便在出了训练营之后,完全没有长进。

    不过,糊弄一下曦曦还是可以的!

    光说不练自然是不行的,杨轶开始便给曦曦露了一手。

    在小姑娘惊叹的眼神下,杨轶拿着一只黑色的铅笔,轻轻勾画,刷刷几笔,一个长发飘飘的小女孩便跃然于纸上。

    有点前世q版画风的韵味,而小女孩的面部轮廓、神情样貌,就跟曦曦很像,穿着也是曦曦现在身上这套蕾丝纱裙、长筒裤袜、小皮鞋!

    再加上杨轶刻意将小女孩的头部画大,大大的眼睛更是很有动漫风,拖到地上的头发犹如瀑布般洒落,可爱极了!

    “哇,粑粑,粑粑好厉害!”曦曦喜欢得不得了,她的视线都挪不开,张开小嘴巴,崇拜地叫道。

    杨轶听着女儿的称赞,心里这个成就感啊,简直爆棚了!

    就算刚刚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多说话——生怕露陷,杨轶现在也忍不住开口问道:“曦曦,看得出来,爸爸画的是谁吗?”

    当过兵,杨轶的声线属于比较洪亮的那种,但在面对着女儿的时候,竟然温柔得不像一个五大三粗的硬汉。更别说前世一直冷冰冰的里昂了,恐怕他自己回头听了都不敢相信!

    “知道,知道,就是曦曦!”曦曦忸怩着,有些欣喜地指了指自己,可又觉得不好意思,咯咯笑着扑到了爸爸的怀里,只露出了半只灵动的眼睛。

    ……

    几乎一个下午,杨轶都在教曦曦画素描,还有自己亲手帮小家伙填充她画得有些简陋的画作。

    曦曦玩得可开心了,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

    她哪里知道,爸爸其实比她还要开心!因为杨轶之前担忧会露陷,并没有发生。

    或许曦曦会感觉到,眼前的爸爸,已经不再是她以前那个笨拙、木讷的爸爸了!可她小小年纪,才没有那么多疑心,小家伙都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的眼睛,爸爸就是爸爸,怎么会是别人呢?

    其实,以前的杨轶,别说画画了,就算让他去欣赏曦曦的画作,恐怕都有些难度。但曦曦才不会在意爸爸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呢!

    小家伙现在都快成了崇拜爸爸的狂热小粉丝。

    ......

    快乐的时光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夕阳西斜,窗外的街灯也亮起了淡淡的光晕。

    曦曦玩得累了,小孩子的体质比不上大人,在杨轶的哄之下,沉沉地睡去。

    杨轶小心地将曦曦抱到床中间,细心地给她垫上小枕头,柔顺的长发兜起来,以免垫着难受。

    四月份,初春的寒峭依旧在,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