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此时,首席宴会桌上,楚项天正在深呼吸!

    他就这么一个孙子,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现在居然让别人,在自己面前将他一顿毒打,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

    可是,院外黑黝黝的口锁定着,他丝毫不敢乱来。

    这些特种兵杀意涌动,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不敢拿性命去赌,更不敢赌,在场这么多人,责任不是他能负担起的。

    楚云飞趴在地上,连手指磨出血迹,都浑然不觉,无尽的屈辱涌上心头!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揍过,他做梦都想不到,慕清霄居然敢打自己,打的这么凶猛,凭着他的身份,在首都完全能横着走,他不打别人都算好的。

    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楚云飞心中怨毒至深,无时无刻不想将慕清霄千刀万剐。

    但是,他没有这种勇气,如果现在爬起来,肯定会再次遭到毒打,可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女人被抢,他怎能甘心!

    欧阳紫嫣是属于他的,最耀眼的光芒应该是属于他的,怒火冲昏了头脑,额头青筋暴起,暴怒之下,一跃而起!

    下一秒,楚云飞就握紧双拳朝慕清霄脸上砸去!

    眼看拳头就要抵达慕清霄的脸部,只见后者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右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而出!

    “砰!”

    楚云飞拳头还没砸到慕清霄脸庞上,就感觉腹部要炸裂开来一样,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子再次凌空飞起,宛如出膛的炮弹,倒飞而出,狠狠的砸在宴会桌上!

    坚实的宴会桌在巨大的力量下,瞬间爆碎,瓜果茶水全部洒在楚云飞的身上,而后者却捂着腹部,弓着身子,如同虾米一般,全身痉挛,浑然不觉。

    显然这一腿就要了他半条小命。

    “云飞!”

    这下,楚项天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担忧一览无遗,连忙拄着拐杖跑向楚云飞!

    “砰砰!”

    然而,还没等楚项天走出两步,院外就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宴会桌上的酒瓶瞬间爆裂开来,酒水洒落在桌上!

    下一秒,楚项天的脚步再也不敢迈出一步,欧阳家院落中更是静若寒蝉,所有人都给吓懵了!

    开的自然是雷鸣,下手果断,法如神,还残留着一丝硝烟。

    来的时候,老首长可是亲自吩咐过,有机会就往死里吓,能将这帮孙子吓尿最好!

    不敢置信,这些特种兵居然真开了,而且没有丝毫的犹豫,刚刚的两,要是将楚项天擦破点皮,这代价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楚项天身子骨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想当年他也是这么意气风发,现在却让人用口指着,连动都不敢动一下,脸都给丢光了啊!

    慕清霄抬手示意雷鸣,后者这才压下口,但眼神依旧锐利。

    很显然,这些特种兵连楚项天都不怕,仿佛在说,只要你敢动,我特么就敢开,不信你就试试看!

    有人敢以身犯险吗?

    当然没有,这帮贵宾,每天生活的别提多快活,让他们跟口硬碰硬,简直是天方夜谭!

    院落中,除了欧阳紫嫣和秦子墨,所有人的因为这两,骤然色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