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甄志丙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就是源自于面前这位青年!

    慕清霄宛如提小鸡仔一样,将甄志丙提在半空中,语气平淡,道:“是谁,允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的女人?”

    “你不知道,这样的眼神让我的女人很不舒服,让我更不舒服吗?”

    慕清霄的语气很平淡,可就是这平淡的话语中,充满着令人惊悚的杀意,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冰冷彻骨的寒意自脚底窜上天灵盖。

    颈部的压迫越来越强,甄志丙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最先涨红无比,此刻已经有些铁青。

    只见他双手抓住颈部铁钳般的手掌,想要将之瓣开,可任凭他如何使劲,手掌都纹丝不动!

    “呃呃......”

    此时,甄志丙心中无比绝望,四肢无力的在空中乱蹬,眼睛已经翻白,口中发出两道不清不楚的哀求声。

    慕清霄瞥了眼树梢上的丘处机,手腕稍稍用力……

    忽然,寂静的重阳宫大殿前,响起一阵清脆的碎裂声,霎时间,甄志丙的头颅与四肢,无力垂下。

    所有全真教弟子,神情惊恐的望着慕清霄,吞咽口水的声音连绵起伏,甚至有的弟子,缓缓朝后退去。

    望着甄志丙,躺在地上的郝大通双拳紧攥,额头青筋直跳,悲愤的闭上双眼,第三代的中流砥柱就这样没了,这简直是在抽全真教的血啊!

    立于树梢上,丘处机眼皮子狂跳,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后者,居然真在重阳宫前杀他全真教弟子。

    心中充满苦涩的同时,却也百般无奈,别说杀一个甄志丙,哪怕对方将全真教弟子全部屠戮一空,他也没有阻止的能力啊!

    慕清霄脸色平淡无奇,直接将甄志丙的尸体仍在李莫愁脚下,后者心中虽惊骇,却毫不犹豫的在他身上翻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全真教的内功心法。

    拿到全真教内功心法的李莫愁,心中激动可想而知,瞥了眼地上半死不活的郝大通,直接跑到孙婆婆面前,将她背起,带着杨过转身离开。

    待李莫愁等人离开后,丘处机身影飘然而下,直接落在慕清霄身前,瞥了眼地上数十具全真教弟子,包裹甄志丙的尸体,脸上肌肉抽搐几下后,转头拱手以礼。

    “前辈,事已至此,我全真教的损失已经无可挽回,由祖师那一代,古墓派与全真教恩怨多年,至今却也没有到达你死我活的地步,不如就此作罢,前辈觉得如何?”

    丘处机也实属无奈,若是别人,他早就一剑杀了,如此客气还是头一回,可面前的神秘青年,他真的没有招惹的实力,全真教也没有!

    而且,他可从未听说过全真教有如此盖世强者,但他也不敢多询问。

    说到底,全真教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倒不如息事宁人,将损失减少到最小,树此大敌,绝不是理智之举。

    对于丘处机,慕清霄并没有摆什么架子,微笑道:“既然丘道长都这样说了,我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一切由丘道长安排吧,告辞。”

    说完,慕清霄就牵着小龙女转身离去。

    丘处机望着慕清霄的背影,目送着两人离开,心中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作一声长叹,今日之事,简直有辱门风啊!

    这时,郝大通勉强撑起身子,脸色苍白道:“师哥,赵志敬一干弟子身上蜂毒还未清除,这可如何是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