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碧看了一眼浓妆艳抹的妇人,心微怒,微不可查的摇头,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自己好心帮她,她不领情倒也罢,居然还说自己眼花了。

    望着阿碧胸口玉兔起伏不定,气呼呼的模样,慕清霄并没有开口劝解,她的性格实在是太温柔,太善良了,有必要让她多经历一些。

    如此一来,对她的修行也有益处。

    “小妞,真不识好歹,敢血口喷人,小爷让你知道后果。”

    阿碧的秀眉紧皱在一起,已经不打算多管闲事,没想到行窃男子倒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

    “你想怎么样?”

    “啧啧......看你穿的这么漂亮,一身也得几十万吧,是你自己拔下来,或者我亲自来拔,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男子嘴占便宜的同时,不忘挤开人群走过来,邪恶的目光不断在阿碧玲珑有致的娇躯扫视,眼神贼亮,似乎在想什么猥琐的事情,让人恶心透顶。

    “阿碧,你终究还是太善良了,对待这种社会的败类,必须要用非常手段,否则他会想哈巴狗一样对你乱叫,简直让人烦不胜烦。”

    在这时,车厢内响起一道平淡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阿碧抬起头来,攥起粉拳想要锤他,可是粉拳刚到胸膛,力道却变的极其微弱,美眸三分不舍,七分委屈。

    听到慕清霄的话语,行窃男子脸色阴沉下来,匕首划了两下,道:“臭小子,装什么大尾巴狼,想让我给你捅几个窟窿,识相的给我滚开!”

    行窃男子话语刚落,坐在老弱病残专用坐一名消瘦男子站起身来,同样从怀掏出一把匕首,两人相视一笑,

    没想到还有同伙,难怪如此嚣张。

    车厢内的乘客都有些后怕,好在刚才没有做出头鸟,否则肯定会遭到这两个败类的报复,他们都只是拿着低薪的普通人,可惹不起这种败类。

    望着两名男子向这边挤过来,手握着寒芒四射的匕首,乘客则像受惊的小鹿,不断退避。

    对于阿碧来说,心根本没有所谓害怕,有的只是愤怒,愤怒这群乘客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同样愤怒浓妆妇女的态度。

    慕清霄捏了捏她精致的小鼻梁,笑道:“让我来吧,脏了手待会还得洗。”

    “嗯。”

    阿碧撅着粉唇,乖巧的点头,哪怕拥有强大的修为,心也满是安全感。

    在这种时候还眉来眼去,两名男子心简直日了狗。

    这根本是看不起他们,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顿时挥了挥匕首,直接在扶手划下几道狠狠的痕迹。

    看到匕首如此锋利,车厢内的乘客有些忐忑,脸色都有些苍白,仿佛已经想到了慕清霄与阿碧的下场。

    “马勒戈壁的,居然不把我们兄弟俩放在眼里,看小爷不给你放点血。”

    厉喝一声,行窃男子挤出人群,握着匕首直直的向慕清霄腹部捅去,完全没有想过后果。

    而行窃男子的同伙,目标则是阿碧,直接伸手向她胸口抓去,简直是色胆包天。

    他们眼,在公交车都能碰到这种极品美女,根本是白送的福利。

    平时他们都只能对着美女照片,用五指姑娘满足下自己的生理需求,或者是行窃到财物去大宝剑,碰到这种极品美女,自然要爽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