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清霄自然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但他也有自信,几年内将两门剑法参悟。

    空明剑与太虚剑无一不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剑诀,乃是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的成名绝学,威力自然是不用说。

    而且,想要修炼两门剑诀,必须对剑道有所领悟。

    若是普通弟子来修炼,估计无从下手,但慕清霄起步不同,他对剑道上的领悟已经很深,修炼两门剑法根本算不上困难。

    不仅仅是因为更高深的剑法,他更期待在第四层,自己能获得多少掠夺积分。

    “不劳凝虚真人费心,若非晚辈有自信,否则,也不会想去第四层。”

    “......老夫自然清楚你资质非凡,也不是想要阻止你。”

    说着,凝虚真人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但想要去第四层,必须先将空明剑与太虚剑参透,这是掌门立下的规矩,我们做长老的自然也要遵守。”

    闻言,慕清霄剑眉一挑,道:“难道前辈也没有去过第四层?”

    “没有,妙法堂第四层,百年来只有掌门与执剑长老上去过,至于其他长老,都没有资格上去。”

    凝虚真人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道:“我在剑道上的天赋一般,空明剑与太虚剑只是领悟的皮毛而已,自然也没有上去的资格。”

    慕清霄微微点头,凝虚真人所说,与第一层弟子口中的信息有些偏差。

    作为凝丹长老,妙法堂前三层都对其开放,但想要上第四层,必须参悟空明剑与太虚剑才能前往。

    哪怕他是凝丹长老,也必须遵守掌门立下的规矩。

    瞥了眼通往第四层的阶梯,慕清霄收回目光,道:“既然如此,那便只能先将两门剑法参悟后,到时候在来打搅前辈。”

    暗道可惜,但他也没办法,既然有规矩他也只好遵守,只好参悟两门剑法后,到时候再来一趟。

    挥了挥手,凝虚真人一脸无奈道:“老夫也就比你年长而已,辈分我们都是长老辈,不需要如此客气。”

    “告辞。”

    说罢,慕清霄就迫不及待的离开妙法堂,准备回自己的宫殿修炼。

    望着慕清霄离去的背影,凝虚真人捋了捋胡子,道:“后生可畏啊,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天墉城又有一尊剑仙横空出世。”

    ...

    ...

    作为天墉城最年轻的凝丹长老,一路上遇到慕清霄的弟子,纷纷恭敬的朝他打招呼行礼。

    慕清霄也不倨傲,对于打招呼的弟子,均是报以和煦的微笑,令得弟子们对他更加的尊敬。

    “陵越,见过慕长老。”

    行走在道路上,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慕清霄一愣,旋即抬起头来。

    映入眼中的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少年,身穿一袭白紫相间的长袍,有些长的黑发束在脑后,看起来气宇轩昂。

    陵越在看到慕清霄后,快步走了上来,满脸笑容道:“前些天,多谢慕长老相助。”

    “小事,不足挂齿。”

    望着面前的少年,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坚定长存,慕清霄微微一笑,对他的印象颇为不错。

    闲聊几句后,慕清霄就转身离去,陵越只是一个十岁的少年,两人本就没有任何的话题可言。

    十分钟后,回到住处,慕清霄就来到悬崖最边缘的峭壁上,道:“也是时候突破炼虚境了,不过在这之前,需要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