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慕清霄不肯收手,圣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险些将银牙都给咬碎。

    被魂剑给锁定,圣姑知道自己避无可避,唯有接下这一招,身影如鬼魅一般偏离灵溪谷的范围。

    她与蜀山有些渊源,曾经听说过《御剑伏魔》是蜀山掌门清微的最强剑诀,千年前曾一剑斩杀魔尊强者。

    慕清霄能使出清微掌门的仙法,当真让她惊骇欲绝。

    她知道这一招的强大,唯有偏移灵溪谷,避免牵连到谷中的紫萱。

    望着凝聚灵气护体的圣姑,慕清霄食指与中指一凝,魂剑在光线的照射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极其刺眼。

    “锵锵……”

    剑光璀璨至极,剑意威压也不断攀升,直到最后,几乎犹如一轮耀日,让人不敢直视。

    慕清霄脸色也有些沉重,虽说在蜀山的时候就尝试过,但真正全力施展出来,真的是第一次。

    仙品剑诀的消耗,超乎他的预料,直接将阴阳湖中的灵气抽掉了五分之一,若是普通修士施展,恐怕体内灵气会瞬间枯竭。

    “去!”

    轻喝一声,隔空一指,魂剑化作极致璀璨的光芒,整片天空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

    “咻咻……”

    魂剑剑鸣声响彻长空,没有剑气,唯有璀璨剑身,一闪即逝,天地失色,周围任何事物都显得黯然无光。

    魂剑划破长空,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漆黑的裂缝,仿佛要将天空一分为二。

    圣姑未曾反应过来,一道璀璨的剑光就映入眼帘中,余悸的气息令她汗毛炸立,步伐一乱,顿时觉得腰间传来一阵刺痛。

    “噗噗……”

    圣姑眼前一黑,口中瞬间喷出几口鲜血,脸色煞白无比,足足几十秒后才稳住心神,眼中满是忌惮。

    好在步伐一乱,恰巧躲开刚才的那一剑,否则可不止是重伤这么简单了。

    不过,刚才的一剑也让她看出,后者虽能施展出仙法,但根本没有地仙那般可怕,不然她早就消香玉陨了。

    此刻,让她惊恐的不是仙法,她不信慕清霄以区区大乘九重巅峰的境界能够连续施展,而是他手中的剑。

    “你的剑有古怪,为何我的灵魂会受创!”

    看都不看一眼虚空中被斩出的裂缝,圣姑眼中满是复杂。

    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以她渡劫九重巅峰境界,距离地仙境只有临门一脚,现在却被一名大乘修士重创。

    慕清霄手持魂剑,用灵气将剑身上的血液驱散,没有去理会圣姑的话语。

    刚才的一招,让他略微有些失望,果然修士比不得仙人,现在的他施展的仙品剑诀都只是雏形而已。

    不过,就算是雏形配上魂剑,也绝对是敌人的噩梦。

    魂剑可是他的底牌,拥有直接斩杀神魂的效果,哪怕你是天上仙神,除非拥有护魂法宝,否则都无可避免。

    与其说魂剑是一柄剑,倒不如说它是实体的灵魂攻击。

    强大的修士就算被杀后,灵魂依旧能够活下来,但在慕清霄手中,唯有一死,绝无侥幸。

    抬起魂剑,慕清霄嘴角牵起一抹笑意,道:“算你运气不错,若是我迈入渡劫期,这一剑能直接要你的命,将路让开吧……”

    “不可能!”

    抹去嘴角的血迹,圣姑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咬牙道:“保护女娲后裔是白苗族的使命,就算是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