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金乌东升。

    院落中杨柳随风摇曳,两道白色身影坐在柳树下谈笑风生,男子风姿卓越,女子优雅贤淑。

    此时,厢房中小青悠悠转醒,想到昨夜有些荒唐的事情,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但是,床榻上一滩殷虹告诉她,那并不是梦。

    听到院落中的谈笑声,小青心中有些紧张,知道逃避是不可能的,只好懒洋洋的穿戴好衣物,推开门就见到院落中两名对她最重要的存在。

    见白素贞投来温柔的微笑,小青更加的紧张,也不敢去看慕清霄,粉唇轻启道:“姐姐,我……”

    “小青,能够陪伴在夫君身边,是我们的福气。”

    闻言,小青抿了抿嘴,眼眶微红,携着香风猛的扑进了白素贞的怀中。

    见状,慕清霄星眸中满是欣慰。

    白素贞抱着小青,无奈道:“你这小妮子,昨夜叫的那么大声,快回房多休息一些时间。”

    话语刚落,小青娇艳的脸颊上瞬间涌上一片绯红,撅着粉唇,杏眸狠狠的瞪了慕清霄一眼。

    慕清霄坏笑一声,道:“素儿,你的声音不见得比小青低。”

    听得他的话语,白素贞一怔,倾国倾城的脸颊上顿时绯红无比,玉手忍不住在慕清霄腰间轻轻掐了几下。

    ……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月的时间悄悄溜走。

    在一个月前,新上任的朝廷五品官员,翰林学士许汉文府邸化作一片废墟,在杭州城中掀起了一番地震。

    对于如此莫名其妙的事情,杭州城的百姓议论纷纷,猜测许仙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令得天降正义。

    对此,许娇容悲痛欲绝。

    李公甫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根本无足插手朝廷的事情,更没有能力私自查探。

    无奈,李公甫携着许娇容前往金山寺上香,以保亲人平安。

    一个月过去,许仙的事迹成为了杭州城内老百姓们打发时间的话题。

    毕竟,许仙的事迹太诡异。

    原本只是一名药铺学徒,突然间大富大贵,高官俸禄,得到圣上恩赐,可只享受了一周就化作灰飞,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原本,他们都以为如此大事,朝廷定会追究严查……

    随着时间的推移,让他们意外的是,朝廷似乎对此事根本不管不顾,京城方面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至于杭州城的县令也不敢管此事,上面没有命令,他可不敢自作聪明。

    此时,杭州城中央,化作废墟的许府前面,三道身影屹立于此。

    其中雍容贵妇正是许仙的姐姐许娇容,男子正是丈夫李公甫。

    在两人前面则是一名身穿红色袈裟,左手持着禅杖,右手拿着盆钵,脖子上戴着一串佛珠的老和尚。

    老和尚名法海,乃是金山寺住持,自许娇容口中得知许仙的事情后,隐隐猜测其中有妖孽作祟,特从金山寺赶来降妖除魔。

    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法海眉头紧皱,虽然已经过去一个月,满目疮痍的废墟也经过了风吹雨打,但其中依旧有着些许妖气残存。

    “究竟是何种深仇大恨,要对一介凡人下如此毒手!”

    以他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有修士一掌将整个府邸轰碎,从残存的妖气来推断,肯定是妖修无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