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笼罩大地,冷风处处。

    华山半山腰上,三圣母托着香腮坐在门槛上,脑海中则不断的浮现那张俊逸的脸颊,与那温柔的情话,看向昏暗的天空,美眸中满是纠结。

    “娘娘,是不是在想那位公子呀?”

    蓦然,背后响起朝霞的声音,三圣母回首白了她一眼,道:“朝霞,你说天条真的不能触犯吗?”

    “……娘娘,朝霞不知!”

    话语刚落,朝霞脸色骤变,惨白一片,匆匆跪在地上,精致的脸蛋上挂满了惊慌,不敢接这个话茬。

    闻言,三圣母颇为苦涩。

    “千年前,母亲因为触犯了天条,被压在桃山下,但她告诉我,自己未曾后悔过,哥哥拼命想要反抗命运,可天庭无情,母亲最后依旧落得个生死道消的下场。”

    此时,朝霞跪在地上,被三圣母一番忌讳的话语吓得身子骨瑟瑟发抖。

    “我镇守华山近千年,四方地域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说着说着,三圣母不由的想到,世俗中人来到西岳庙供奉,亲人在一起时的欢乐模样,顿时美眸中闪过一抹迷茫。

    “现在,我隐隐有些明白母亲那番话语中的意思了。”

    ……

    ……

    竖日清晨,金乌东升,蔚蓝的天际,碧空如洗。

    温暖的阳光倾洒而下,透过窗户的缝隙钻进精致整洁的竹楼中。

    此时,慕清霄半躺在床榻上。

    而在床榻的边沿,则坐着一名容貌绝美女子,手中正端着汤药,粉唇轻启,温柔的喂到他嘴边。

    见他将汤药喝完,三圣母温柔笑道:“药不苦吧?”

    “不苦,与昨日残留在嘴中的药相比,今日的很甜。”闻言,慕清霄星眸凝望着她,字音清朗。

    话语刚落,三圣母俏脸上涌上一抹绯红。

    昨日的汤药是朝霞煮的,今天则是她自己亲自煮的,听到他的夸赞,心里不由美滋滋的。

    见她脸上的笑意,慕清霄伸出右手,轻轻的握住她的玉手,道:“蝉儿……”

    “慕公子,我还没有想好,你好好休息。”

    说着,三圣母就脸色绯红,神情慌张的拍开他的手掌,端着碗勺匆匆跑出了竹楼。

    见状,慕清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后者心结似乎已经解开,今日居然为自己煮药,估计心中已经有自己,对于感情之事一片空白的三圣母,慕清霄相对来说十分轻松。

    若是对上西王母那种,在实力上就超越自己无数个层次,仅仅是站在面前,他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但是三圣母不同……

    竖日清晨,三圣母与昨日同一时间来到竹楼中,美眸看向慕清霄的时候,温柔无比。

    “慕公子,该喝药了,你身子虚弱,在调养几日,就能完全恢复了。”

    门外,听到竹楼中不时传来悦耳笑声,朝霞手心攥着裙摆,最终深深叹了口气,娘娘这般模样,怕是喜欢上这凡人了吧?

    想了想,朝霞微微摇头,化作一道虹光钻进西岳庙神像中。

    感应到门外的朝霞离去,慕清霄伸手将三圣母的玉手抓在手中。

    这一次,三圣母俏脸上满是红霞,下意识的抽了一下,见他握的很紧,便不再挣扎。

    见状,慕清霄缓缓伸出左手,轻轻的楼上她的纤腰,温柔的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