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长贵是想到县里当个县长的,但范长贵面临着一个难题,那就是吴天军根本就说不上话。名州市的干部以及旧野县停职反省的县长如何处理,还没有个结果,一切都要看景卫东的思路和脸色。也就是说,范长贵要想实现愿望,那就必须过景卫东这一关。

    “小罗,实话实说,我在机关待着闲得难受啊。我还是想到下边、到一线,我感到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小罗,麻烦你给景书记说一说。”范长贵说道。

    刚才罗观随口提了一句,范长贵本来是不在意的,但是强烈的**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只要罗观真的在景卫东面前提几句,景卫东说不定看在自己是市委常务副秘书长的份上,让他到县里当个主要领导。

    “范秘书长,在我看来,你是完全够条件,最起码可以到县里当县长。”罗观说道。

    范长贵这下子有些意外了,看来罗观是打算帮自己了?

    “我会给景书记提一提的,不过您也得有个大致的方向,比如说旧野县还是名州市?”罗观继续说道。

    范长贵十分高兴,这罗观还是十分大度的嘛,拍拍罗观的肩头说:“小罗,真是感谢了。你替我分析一下,到哪里比较好?”

    “如果是我选择,我会选择旧野县。今天我也把话说开了,有些话您不要生气。名州市刚刚被批评,特别是色情业猖獗,这种负面影响一时半会消除不了。更何况,范捷也掺搅进去了,你如果到名州,估计很多人不服。但是旧野县不一样了,有了名州市的丑闻,旧野县做假、破坏环境和耕地,根本就不算事了。到旧野县当个县长,我看是当前最合适的。”罗观详细分析道。

    范长贵对于罗观的分析十分赞同。现在的名州市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干部人心惶惶,不知道会不会受到牵连。如果他现在去当个政府一把手,将会面临十分复杂的局面。更何况,名州市的书记是高配,副厅级,市长还是正县级,如果到这里的话,从职务上就先低一头。

    而到旧野县当个县长,境遇就不一样了。有名州市在前面顶着,旧野县就会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开展工作就会少了很多束缚。而旧野县也是刚刚出了问题,县长停职反省。县委书记虽然没受处分,但是肯定有他的责任,而范长贵一去,就亮明了市委的态度,派他去就是要纠正错误的。从这一点来看,县委书记见到自己也会非常客气,自己在县委班子当中的地位也有保证。

    范长贵告辞之后,马上就开始联络其他的常委,多一份支持就多一分把握。

    晚上,罗观接到了范捷的电话,范捷显然是喝了不少酒,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声谢谢就挂了


    范捷近段时间有些颓废,因为他的名字在《大河报》上曝光了。记者说的都是事实,就是范捷接到了色情产业幕后老板的磁带。这不由得让人们浮想联翩,范捷与这个“老鸨”是什么关系,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范捷本以为就凭这盘磁带足够把罗观搞臭,没想到罗观有一盘母带,母带的内容为罗观证明了清白,并且母带里还有一些内容没有披露,这让范捷感到有些恐慌。

    范捷感到这一次是大势已去了,就连吴天军也救不了自己。在他看来,罗观绝对不会对他客气。只是没想到,罗观这一次居然这么轻松地放过了自己,并且听父亲范长贵说,罗观还答应给景卫东说一说,让范长贵争取到旧野县任县长。

    范捷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找不出罗观这么做的理由。

    几天之后,令人吃惊的结果出来了。

    对名州市党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