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纷纷一怔。

    几名护道者更是愕然,显然没想到徐缺说出手就出手,这太卑鄙了。

    当即,他们脸色一变,纷纷掐出剑诀,站成阵列,以防御的姿态,应对徐缺的攻伐!

    可他们猜错了,徐缺并没有攻击他们,利剑幻化而出的剑影,全然攻向他们的下盘。

    “哧啦!哧啦!”

    一连窜清脆声响响起,徐缺那一剑,直接撕扯了一片布匹!

    下一刻,几名护道者的裤子全部脱落,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大毛腿!

    全场所有人瞬间就傻眼了!

    又来这招?

    我靠,这什么人呀?

    什么剑法呀?

    怎么专挑人家裤子的?

    这也太无耻了吧?

    关键是,你特么的连男的都不放过!

    “混账!”

    “无耻之徒!”

    “修仙界的败类!”

    几名护道者也恼羞成怒,杀意腾腾,扯起裤头,举起利剑,直接就冲向徐缺。

    徐缺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手中阔剑猛然劈下,一记焰分噬浪尺,就足以让这群人吃一壶了。

    轰!

    无形的气浪猛然劈落,几名护道者来不及架招防御,胸口猛然凹陷下去,整个人横空飞起,重重砸落在地上。

    地面顷刻间龟裂,碎石飞溅而起。

    仅仅一招,几名护道者同时身受重创,口中咳出鲜血。

    整个场面,顿时就僵固住了!

    所有人都动容了,瞪大眼眸,难以置信。

    同样是元婴期九层,徐缺竟以一己之力,轻而易举的碾压这么多人。

    这种逆天实力,怎么可能存在?

    ……

    在场这些人也算是各门各派的天骄了,门派当中集中了许多资源专门培养他们,才能使得他们能在同阶当中轻而易举地打败对手,这已经就是远超一般修仙者的实力了。

    然而,徐缺却更加变态,居然一个人就妥妥的碾压了这么多琅剑宗的元婴九层天才。

    这尼玛到底是哪儿出来的变态啊!

    还有一点也是让众人一头雾水,无比疑惑……

    这货口中喊了好多次的“秋裤”究竟是什么宝物啊?

    难道是一种新型的防御型法器么?

    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

    “啧啧,你们这群人呐,都是欠打!秋裤也不穿,还好意思出来闯荡修仙界?赶紧回家去吧,你们母亲喊你们回家穿秋裤了!”

    徐缺说完,手中阔剑猛然高举而起,剑刃骤然发出尖锐的剑鸣声,响彻四方。

    “住手!”

    不远处,叶长风见到这一幕,脸色剧变,惊声吼道。

    “轰!”

    徐缺这一剑,始终还是落下了,势不可挡!

    他想杀的人,谁也拦不住!

    从一开始,他也没打算要杀谁,只想装完逼就跑,安心去找剑灵。

    可叶长风偏偏要来搞事情,徐缺也难得大发慈悲,只是重创对方,并未下死手,同时装了个逼!

    可这些护道者一出现,二话不说就要杀他,就因为他打伤了叶长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