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瞬间,陆洲河一掌狠狠拍在桌面上,豁然起身,沉声怒斥道:“放肆!“

    在场其余年轻男子,也纷纷怒目一睁,瞪向徐缺。

    “你好大的胆子!”

    “岂有此理!”

    “竟敢三番两次,对董小姐出言不逊,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

    “若非此地严禁打斗,你定然活不过数息!”

    众人冷声呵斥,最后陆洲河也以一句狠话,威胁了徐缺。

    徐缺却云淡风轻的坐在原位,眼眸微微一眯,笑道:“怎么着?难不成这里还不能随便开开玩笑吗?你们这么严肃,那还搞什么宴会呀,干脆搞个学术探讨大会算了!”

    说到这,徐缺目光又落向了陆洲河,嘴角微微一扬:“陆公子,我刚才又给你算了一卦,你大限将尽,今天之内,必定有血光之灾!”

    “哼,好啊,那我倒是要看看,我究竟会有什么血光之灾!”陆洲河登时气得冷笑,直接坐回原位,眼眸里早已杀气磅礴。

    “诸位稍安勿躁!”

    这时,纱幔后方也传来董家小姐的声音,安抚在场众人的情绪。

    “王公子,你若是为万年花露而来的话,恐怕小女子帮不上什么忙了,此物极其珍贵,唯有家中长辈才可决定赠送或出售,小女子实在爱莫能助!”她话音依旧,但语气显然多了一些淡陌,对徐缺好感大减。

    毕竟这些年来,有太多人接近她,讨好她,其实就是为了那万年花露,这令她十分的反感。

    若非是看在徐缺颇有才华的份上,恐怕这会儿她早就对徐缺下逐客令了。

    “董小姐,你先别急着拒绝我,我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就是带着真诚而来。”

    徐缺淡淡笑道,又再次站起身:“董小姐,你大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炸天帮是出了名的道德高尚,不偷不抢,公平公正公开,既然想要你们的万年花露,那必定是会以重酬来相换!”

    “王公子,小女子方才已经说过了,此事小女子做不了主,今天也只是一场普通的宴会,若是想谈买卖,你可去我董家商会,找他们商谈!”董家小姐淡淡应道,语气愈发冷漠。

    在场众人也纷纷看向徐缺,已经开始幸灾乐祸。

    在他们看来,徐缺已经是彻底玩脱了,原本几乎都已经胜券在握,一手诗艺与音律,都打动了董家小姐,赢得好感。

    可偏偏在这种时候,却太过心急,提出了要万年花露,瞬间前功尽弃。

    如此急功近利,怎能成大事?

    然而,徐缺脸上却丝毫看不到一丝失望与慌乱,反是无比的淡然,开口道:“董小姐,据我所知,你们董家的万年花露,应当是不对外出售的吧?你让我找商会谈,不就是要我白跑一趟吗?唉,我觉得我的心已经碎了,不信你过来听听看,是不是有碎裂的声音!”

    徐缺说着,还真迈步往前了几步。

    在场众人顿时一阵火大。

    妈卖批,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居然还要人家董小姐,来听你心碎的声音,你心碎个屁!

    “王公子言重了,只是董家的规矩,小女子也做不了主,实在爱莫能助!”董家小姐也淡淡应了一声。

    徐缺当即一笑:“董小姐,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嘛!要不然,我先给你看看我的宝贝,或许你就会改变心意了!”

    说完,徐缺一手掏向胯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