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不给我弥补的机会,那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诗离。”疾驰而向皇宫方向的马车上。汪郁担忧的看着窗外。

  “夫君。”诗离温热呃手附上汪郁冰冷的双手,她明白,即便是汪郁再也感受不到温暖,自己也必须给他温柔。“无论如何,我们都一起承担。”

  “诗离,我不要你承担,我要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

  “没有了你,怎么还叫做是生活呢。你是我的夫君,不可以再让我一个人。”

  “姐姐。”马车外文良韬突然停住了马车。声音里带着警惕。

  “姐姐。”诗离掀开了马车帘子,走了出来。扶着文良韬的手跳了下来。果然。二十个皇宫护卫齐刷刷的手里拿着钢刀。势必要夺走这些人的首级。

  “杀。”开口就是满满的杀气。二十个人齐齐的提剑而上。

  文良韬见状进了马车之中。“姐夫。”看到了马车上的汪郁。脸上已经都是黑色的血管的痕迹。看起来可怖。缩在一角。

  天上突然落下了无数的火红色的花瓣。飘飘洒洒。诗离头顶适时地罩上一把红纸伞。

  “啊,啊~~~”不等护卫站稳,就纷纷倒地,七窍流血蜷缩在地上像是被人在身体里将一根筋抽了出来。

  “为什么。”诗离走上前。脚踩着地上的花瓣。在护卫的身上拿下了令牌。护卫死死地盯着诗离,却是并没有一点点的杀伤力。只是软弱的人的垂死挣扎而已。

  “哼哼。”诗离轻声笑笑。拉起白玉的手,白玉极其不情愿的碰了一下护卫的发丝。护卫的身体突然就一个抽搐,软了下来。彻底的没有了气息。一片花海之中诗离一脸笑的平淡。

  “你们不能进,来人,来人。呃。”门口宫女的呼喊声,突然就没有了声音,只有脚步踏进来的声音。还有几个影影绰绰的影子。

  “谁、”一声声的朱环玉翠的碰撞的声音。一听就满是贵气。倚花一身红装脸上却只有胭脂的红色。并无喜色。

  只是一眼,诗离心中的怒气就变成了怜悯。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不是死了么,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倚花见到了诗离只是一瞬间的惊讶,之后就是看惯了不可思议之事的平淡,但是,眼中的贪婪尚存。

  “我不是鬼呀。”诗离轻声一笑,所有的悲悯都化为其中。

  “呵呵呵,纵使是万千的壁垒,我也丝毫不会觉得你站在这里有多么的惊讶。上天对你实在是太偏爱了。”倚花苦涩的一笑。事到如今,身边还能有人站着的只有诗离一人,一开始被众叛亲离的人最后都变成了掌中宝,倒是别的人在时间的验证下一个个都变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又一个的笑话、

  “这不是幸运,这都是我应得的。我今天来这里不是要解答你的疑问的,我突然转换心意了。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诗离不经意间看到了倚花裙下的龙袍,这个皇家女人还是那么的自欺欺人,天子与庶民同罪不过是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哄骗压榨百姓的笑话而已。

  “交易?诗离。,你也太自信了,你真的以为天之骄子会一直在你的头上盘旋吗。即便是我是一个笑话,现在我也即将是这一国之母,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凭这个。”诗离拿出了一封密函。放在桌子上。信封之上“沐阳亲启”几个朱红大字。

  倚花见到了之后尽管是强壮淡定。眼中的一抹震惊还是暴露了心中所受的冲击。男人就是女人的软肋,一旦相信了一个男人的鬼话,就是无穷无尽的深渊,一个比一个深,一个比一个更加的漆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