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车,快点!”机场跑道上的爆炸,让整个指挥部都乱了起来。

廖东整个人如遭雷击,作为指挥官,却不能不作出反应,“马上清点损失!找到弹射的飞行员!”

机场跑道中间,硝烟弥漫。

本就只是拥有一条简易跑道的机场,现在不宽的跑道被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拦腰切断。

“报告,爆炸地点距离停机坪超过两百米,没有造成停放的飞机损失,不过……”汇报的空军地勤负责人欲言又止。

廖东压着火气,“说吧。”

“跑道中间有个爆炸的坑,很大。”

“那就修复!空中轰炸必须进行。”一直没回过神来的谢凯,这时候坚定地说道,“没有空中支援,这仗更难打!”

谢凯对于空中支援,比在这边的任何人都更重视。

“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等设备,我问了机场负责人,即使从最近的地方调集,也需要两天时间。”地勤负责人说道。

廖东等人亲自去跑道看了被炸出的弹坑。

“强五的250航弹有这样大的威力?”谢凯不可置信地问道。

“这些强五,只飞了一百多公里,燃油几乎没有消耗。本来就起火,如果燃油先行爆炸,二次引爆航弹跟飞机弹仓的航炮炮弹,完全有可能。没有挂载火箭发射巢的强五,装了四枚250航弹。”兰德瑟看了弹坑周围情况,说道。

“三天!一旦空中轰炸停下来,布隆迪肯定会重新布防。”兔子一脸愤恨地看着科瓦鲁比,“将军,您强行要求你的人加入,向我们保证他们是精锐!”

“他们确实是精锐!我们的王牌。”科瓦鲁比老脸发烫,可不能不顾荣誉,“当初对阿明军队作战,他们都表现得非常英勇!”

他的装甲部队掉链子,前线已经打得火热,结果距离战场还有超过两百公里。

“我们应该庆幸,卡比拉不在这里。要是他知道他的战机自己飞行员都还没有碰过就损失三架轰炸机……”易卜拉欣看着科瓦鲁比,幸灾乐祸地说道。“要是不赔偿,咱们也就别指望以后有业务了。”

科瓦鲁比咬牙看着他,也不说话。

廖东看了两人一眼,再看着一脸自责的谢凯,对着作战部队下达了命令:“命令贾布里装甲部队在边境待命!询问扎伊姆护航编队下落!催促掉队的装甲部队必须在8小时内到达边境!”廖东一连串命令下达。

“这个……”科瓦鲁比觉得,八个小时前进两百公里,难度太大,可想着自己的空军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要是易卜拉欣让他们赔偿卡比拉的战机,两千多万美元,他们这次的分红都不够。

“我会催促他们按时到达!”说完就离开了指挥部。

“谢,这些战机是佣兵团借用的卡比拉的……”易卜拉欣看着离去的科瓦鲁比,一脸担忧。“最开始我就反对科瓦鲁比的空军参与进来……”

这次合同就六千万美元……

“赔偿是必须的!”谢凯咬牙说道。

这一次,河蟹佣兵团暴露了太多问题。

“可造成这些损失是科瓦鲁比的人违反命令,不能让佣兵团承担……”易卜拉欣的目的就是这个。

要是算入成本,他就分不到什么钱了。

廖东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些,而是跟手下几名骨干商量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目前的情况,只能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这是大家最终得出的结论。

没有空中支援,十多辆59坦克带着坦桑尼亚那些不着调的装甲兵以及基本操作都成问题的卡比拉游击队,没法打!

谢凯现在有点不敢面对廖东等人。

他比谁都后悔,跟易卜拉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