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牢阴暗潮湿,分不清黑夜还是白天,只有蜡烛如长明灯一般,孜孜不倦的燃烧着。空气中常年漂浮着霉菌的味道,令人闻起来压抑又难受。关押在这里的,要么是永无天日之人,要么是将赴刑场之人。总之从踏进天牢那一刻起,两只脚已经离地狱不远矣。

  天牢内外重兵把守,纪律森严,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换句话说,想要闯进天牢救人,简直比登天还难。从天牢建成以来,没有出现过一例逃狱成功的案例。

  席扬坐在草堆上,眼眸低垂像在沉思,身体懒洋洋的靠在牢门上,一身红色的衣衫好似一轮红日,驱散了整个牢房的阴霾。

  他不后悔自己落得此番田地,只后悔殴打小王爷时才用了三层力气,没想到他还挺耐打的,倒在地上还能继续叫嚣,换做一般人早就说不出话来。

  “堂主!”

  轻轻的呼唤声打断了席扬的懊恼,他向门外瞥了一眼,看见初一和拾伍两人一身士兵装扮,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你们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席扬表情了然,话语倒是有几分意外。

  他从无极山到京城一路快马加鞭,刻意想甩掉这两个尾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盯上。鉴于他们的尾随能力这么强,下次要不要分配他们一些跟踪的任务?

  “堂主,属下救驾来迟,先出了这天牢,任堂主责罚。”两人在牢门外面一脸忧色,忠心不二的模样。实则是恨不得立刻就逃出天牢,赶紧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杀出天牢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席扬目光闪了闪,“你们有什么对策?”

  初一晃了晃手中的衣物,“堂主脱下外衣,换上士兵服,一切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剩下的会有人帮我们善后,将其他人有罪之人冒充堂主。”

  听闻此言,席扬勉为其难地流露出赞同的表情,逃脱的方法实在老套,缺乏创新意识。

  今日当值的天牢士兵头头,正好是夜门组织的人,想要浑水摸鱼去也并非难事。加上席扬也并非皇帝钦点的犯人,又没有什么举足轻重的罪行在身,纵观整个天牢,他进来的理由是最不值当的。

  就这样一个人,谁会在意他的生死?只要小王爷闭口不提,恐怕他连老死在天牢也无人知晓。

  话刚说完,从外面进来一列士兵,径直走向席扬的牢房,初一拾伍不明所以只好暂时避让一旁。

  士兵们打开牢门后,解开席扬的脚镣,就要带他离开。

  “你们想干什么?”

  “没听说过关押当天就行刑的!”

  初一拾伍惊愕的问道,立马想要冲上去要劫人,却被席扬淡淡的眼神暗示制止。

  两人顿时茅塞顿开,堂主不愧是堂主,这个时候都能镇定自若的指挥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倘若他们头脑一发热,冲上去救人,能不能走出天牢都成问题。

  与其在天牢里周旋,不如劫法场来得容易一些,或者说在去法场路上。两人确认过眼神,都打定主意,只等堂主移步到天牢门外,他们即刻动手。

  席扬收回目光,嘴角露出玩味一笑,跟着士兵一路走。那气势和姿态,十分豪迈如同士兵在为他开路。

  出了天牢大门,他们发现面前停着一辆马车。如果是拖他去别处行刑,至少得是一辆囚车,才显得专业好不好!

  可能是天牢的级别高,待遇就跟着水涨船高?这也说不通啊!

  尽管马车装饰用的是最不起眼的深沉色调,仍就掩盖不住马车与生俱来的尊贵。士兵让席扬上车,事情虽然蹊跷,他也没有拒绝,心里很清楚的一点就是,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