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里哪有什么现成的布条,白果翻箱倒柜找了几件稍厚的旧衣服。她心中还是有些不舍得,脑中闪过在容家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倒是银翘没有半分迟疑,抱着衣服返回火场。

  目睹火势逼人,白果情绪复杂缄口沉默,狠下心和银翘一起将衣服撕成宽条状,顺手就将它们递给现场救火的人。

  “慢着!”容碧影出声阻止了她,“把布条给我。”

  白果和银翘不疑有他,都将撕好的布条递给容碧影。对她们来说,容碧影的要求都是合理的,并且她们都在撕布条,由她递给士兵也是很合理的分配,没有任何顾虑。

  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杜元旭斜睨了一眼,露出一个挖苦的冷笑,他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人色没有看过。而他最讨厌这种,抢别人功劳的人。

  找来布条不就是为了当做面罩,抵挡浓烟吸进身体引起咳嗽嘛?别人拿来了布条,这个叫容碧庭的居然厚颜无耻的要过来,自己发放布条,当做自己功劳。

  冷笑声不大,足够在场的每个人听到,杜元旭就是这样的性子,喜怒哀乐毫不保留的表达出来,况且这里他最大,嫌弃谁还不是凭他自己的喜好。

  容碧影听到笑声,手指一紧停下动作,看了眼杜元旭刻薄的表情,不甚在意的继续手上的动作,将所有的布条都按在水桶中浸湿。

  再将布条捞起来,也不做任何拧干的动作,只是略微的晾了一下,径直走到靠近火源处,将水淋淋的布条就递给席扬和杜元旭。

  杜元旭看着一眼还在滴水的布条,心中念叨正是多此一举,在这个危急时刻,哪还能将布条洗一洗的。这些没头脑的行为,在战场上就是自寻死路。

  随即,不领情的提起自己的衣摆,撕下一大块布条蒙在自己脸上。很多士兵见将军此举,纷纷效仿,完全无视白果和银翘递上的湿布条。

  容碧影恍然大悟,古代的消防知识十分贫乏,在她看来小学生都知道用湿毛巾捂住口鼻。有水过滤可以大大降低吸入气体的温度,而且还起了粘滞吸附的作用,减少了浓烟对呼吸道的刺激。

  将布条打湿此举,在别人眼里是多么愚昧的一件事。她要怎么开口解释清楚呢?

  思想正在挣扎之际,有人接过了她手上的湿布条。

  “席兄?”容碧影怔怔的看着席扬的脸,虽有污渍,已经英挺的俊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还是那样痞坏痞坏的,而后将微微拧干却仍旧湿漉漉的布条蒙在口鼻处。

  容碧影凝视着席扬露在外面的眉眼,“感觉怎么样?”她笃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才会忍不住急忙发问。

  席扬挑高浓眉,眼底先是惊讶,而后是对容碧影的欣赏。同样的面罩,沾湿之后竟然有如此大的功效,他瞬息间觉得鼻息咽喉间没有那么刺激了。

  “竟然还有这么灵的法子!也就只有你能想出来。”席扬继续接桶浇水动作一刻不停,从语气中透出对容碧影的赞叹。

  想要印证席扬不过是言过其实,杜元旭只有亲自尝试,他带着清冷不屑的神情,扯掉自己的面罩,换上湿透的布条。

  先是一阵湿润的凉意沁入脸颊,顿时人的精神为之一振,随意的吸一口气,空气竟没有烧灼感。神情随即变得疑惑,就浸了水,能有这么大的功效?纵使他撑开鼻翼,用力吸了一口,也没有预期的剧烈咳嗽。

  “雕虫小技,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杜元旭将微动的心思立刻整理好,看上去依旧清冷,态度却有了明显的变化,“大家都换上湿布条。”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