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秉纯将官印小心地放在了大厅最醒目的位置,四人简单地带了些衣服和钱物干粮,骑上快马,绝尘而去。

  在此之前,宇文邕私下派了人在轻衣巷外面,一早发现他们带着高绍义出门,觉着有些奇怪,立刻进宫报告给了宇文邕,宇文邕来到轻衣巷,发现柴门轻掩,没有上锁,于是推开柴门进入里面,大厅的正门也大大开着,往里面望去,显目之处正端放着一件用精美绸布包裹着的东西,薛万策进去将其拿了出来。

  宇文邕隐隐已经预料到了什么,“把它打开”。

  薛万策将其打开之后,发现是一枚齐国公印,“皇上,这是?”

  宇文邕心头一凉,“看来他们走了”。

  “皇上是说齐国公走了?他们到哪里去?”

  宇文邕往薛万策看了一眼,似乎意识到什么,“齐国公往什么地方去了?”

  “他们出了门往东而去”。

  “往东?皇上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们一定是想去建康,不行,他们绝对不能去建康,薛统领,赶紧带上羽林军,一定要把他们追回来”。

  宇文邕话不多说,立刻和薛万策带着羽林军出城追赶胡秉纯而去。

  此刻,独孤伽罗急匆匆地闯进了杨坚的书房,“不好了,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怎么急成这样?”杨坚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朝独孤伽罗走去。

  “刚刚我和下人出去买菜,听说皇上和薛统领带着很多羽林军出城了,好像是追赶秉纯和元芷他们去了,他们要离开长安”。

  杨坚心头一震,“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昨日在朝堂之上与皇上争执?不会呀,秉纯的心胸不会这样狭窄的”。

  “先不管这些了,我们赶紧去看看,我担心出大事儿”。

  “走,快快,我们现在就去”,杨坚拉着独孤伽罗刚刚出门,突然又将她叫住,“伽罗,你先去通知公主”。

  独孤伽罗明白杨坚的意思,若到时候胡秉纯和宇文邕发生了争执,胡秉纯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和羽林军抗衡,到时候只有宇文艾琳兴许能够调解。

  杨坚和独孤伽罗兵分两路,一人去宫中找宇文艾琳,一人则出城追赶众人而去。

  胡秉纯四人出了城,回头再往长安城看了一眼,“当日匆匆来此,今日又匆匆离开,人生之事,实难预料”。

  “你我注定是漂泊之人,好在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一切,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

  “公子,元芷,别看了,走吧”。

  众人虽不是周国之人,可在此这么长的时间,突然离开,仍旧有些不舍。

  三人再不回头,扬鞭而走,而宇文邕出城之后则快马加鞭直追胡秉纯,胡秉纯四人到了半路,元芷突然发现身后有大批人马追来,赶忙告诉胡秉纯,“秉纯,后面怎么有人追来了?”

  胡秉纯和王显同时回头看去,队伍隔得还有些距离,根本看不清人,不过在这个地方能够出现这么多人,一定是长安附近的部队,胡秉纯隐隐觉着不妙,“不用管他们,我们快走”。

  高绍义正在王显的马上,三人扬鞭加快了速度,可身后的大部人马却仍旧紧追不停。

  “公子,看来后面的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显叔,不要回头,抓紧时间”。

  身后人马越追越近,薛万策直接喊了起来,“齐国公,停下来,皇上到了”。

  薛万策叫胡秉纯没有反应,又喊了王显和元芷,王显听着声音有些耳熟,声音越传越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