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看了大半倭寇大片的原因。

    秦寿宽衣解带的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他已经将腰带解开,手再一松,裤子顿时滑将下去。

    一条花色裤衩当即呈现。

    “你……你你。你脱裤子干嘛。。”

    陈钦钦眼眸骤然瞪大,一眼看过,连忙转身,看向房屋门户,同时愤声出言。

    “我干嘛。”

    秦寿不解的看向陈钦钦的背影:“不是你说让我鞭测你吗。”

    “我是让你鞭策我,但……”陈钦钦开口。

    一句话语还沒说完,已然被秦寿打断:“对啊,你让我鞭测你,我如果不脱裤子,怎么鞭测你。”

    “鞭策我,需要脱裤子吗。”陈钦钦一时间沒弄明白。

    “不让我脱裤子,难道你打算只让我拉开拉链。只拉开拉链的话,那就不能解锁更多姿势了。”秦寿也是有些疑惑:这陈坑坑,都让我鞭测她了,结果还不让我脱裤子,她这是害羞。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脱裤子,什么拉开拉链,我怎么听不懂。。”

    陈钦钦越发疑惑了,怎么秦寿现在说出的话语,自己根本就一句都听不懂,难道大半天不见,这秦寿神经了。俗话说的好,神经病,只是看世界的角度与普通人不同。

    很想转头,仔细端详已经变成神经的秦寿,然而,想到秦寿现在已经脱了裤子,陈钦钦终究是按捺下來。

    “陈坑坑,你还装上了,你都让我鞭测你了,别装了,快來吧。”秦寿眉毛挑起。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陈钦钦神色都沉凝了下來,这秦寿,也就大半天不见而已,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了。

    “我靠,你啊你,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好,我就给你解释解释
。”

    秦寿翻了一个白眼,暗地里只当这陈钦钦想弄点情趣,毕竟那些倭寇大片里面,好像有不少这样的情节,女主角明明知道,但就是要装b,等到被点明后,立马热情似火。

    “说。”不知道秦寿的想法,陈钦钦吐出这般一个字眼。

    “那……那我们先來说说鞭测中的鞭吧。”

    秦寿脸上浮现出一抹促狭笑容。

    这句话落下,秦寿抬眼向前,心中是打算看看陈钦钦的面容神情,然而,陈钦钦现在依旧背对他,根本就看不到脸色。

    默默的耸了耸肩,秦寿继续说道:“在动物界,只要是雄性动物,天生都带着一条鞭……”

    “嗯。。”陈钦钦神色一动。

    秦寿的话语却继续传來:“我來举几个例子,比如说,虎的鞭,就是虎.鞭,牛的鞭,就是牛.鞭,还有马呀、骡子啊、猪啊……当然,最重要的是,人的鞭……”

    “秦寿。”

    终究沒有让秦寿说下去,听到此处,陈钦钦总算是明白了秦寿先前那些话语的意思,由不得秦寿继续说下去,冷声开口,吐出的这般两个字眼,简直同厉喝相差不多。

    “哈哈哈哈。”

    好像沒有感觉到陈钦钦话语中蕴含的情感,秦寿却是骤然大笑了几声,只道:“你这下装不下去了吧,快來,我的大鞭已经**难耐,就等着将你挥鞭斩于胯.下,哈哈哈哈。”

    笑声连绵。

    咯吱,,。咯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