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餐,再沒什么插曲。

    秦寿带着杨薇薇,搭了车,直接杀向朱雀大学。

    还在路上,秦寿就给白展飞打了电话,让这小子在校门口等着。

    两个小时后,秦寿与杨薇薇搭着出租车來到朱雀大学门口。

    一眼望去,朱雀大学门口可谓人來人往,车流不息。

    想想也是,这可是朱雀大学,华国等级最高的两座学府之一,要是这个时候朱雀大学沒有足够多的人,如何能成为最高学府。

    要知道,现在的华国,已然不是十几年前的华国。

    现在的华国,不论军事实力,还是国际地位,都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咦,白展飞呢?”

    拿着行李走下出租车,秦寿向校门口一望,却哪里有白展飞的人影。

    他在电话里说的明明白白,让白展飞站在校门口的门卫室外面,结果,根本沒人。

    “白展飞那猥.琐男也要來?”

    杨薇薇慢了秦寿一步,听到秦寿言语,不由得眉毛一扬。

    她是认得白展飞的,她初次在秦寿家居住的时候,这白展飞发现她后,基本上就是赖在秦寿家里……哦,不对,其实早在杨薇薇还沒到,白展飞发现苏蓉的存在后,基本上就已经每天赖在秦寿家。

    “当然,你放心,白展飞现在已经是有媳妇的人了,应该不会骚扰你!”

    秦寿回应一句,接着,自然取出手机。

    正要拨打,秦寿心中一动,连忙转头。

    “秦寿,果然是你!”刚刚将头转过去,还沒看清身后的情况,一道颇为冷冽的话音已经传來。

    定睛,循声看去。

    看清楚的第一时间,秦寿嘴角立马上扬起來:“哈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怎么,一个暑假不见,杨萎你好像整了容一样!”

    顺着秦寿目光。同他打招呼的不是他人,赫然正是杨伟。此时的杨伟穿着一身皮草,身后带着两名身量昂藏魁梧的狗腿。这两名狗腿,并不是秦寿原先班上的人,仔细看去,这两人,身上自然有一股精悍气息,十有**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

    “整容?!”

    听得秦寿言语,杨伟神色顿时这一滞,随即,脸色阴冷下來。

    他杨伟自然是沒有整容,不过,他可是在医院整整住了一周,整个人因此而瘦了一圈,虽然看上去确实比以前好看一些。

    然而,杨伟心中的那份屈辱却是浓郁无比的。

    他被打住院的那件事,他虽然沒有找到直接证据证明是秦寿下的黑手,但他内心已经认定就是秦寿搞出來的。

    “对了,杨伟,你果奔的那段视频真劲爆,我手机上现在都还有,你要不要看看?”

    看着杨伟,秦寿心里就感觉恶心,眼珠一转,径直开口。

    这句话落下,结合种种,杨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杨伟身后的一名狗腿子察言观色,瞥了秦寿一眼后,当即沉声对杨伟道:“少爷,用不用我出手教训这小子?”

    “呼!”

    听得,杨伟吐出一口气,冷笑一声,随即,转过头,迈步就向朱雀大学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天朱雀大学刚刚开学,暂时不宜冲突,哼,都在一个学校中,以后有的是机会,來日方长,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