鋋罗山。

    此时的鋋罗山十分安宁,虽然周围数万里之内打的不可开交,但在此方圆五百里,天空晴朗,千里无云。

    似乎争斗的三方,都将这里当做了禁地,不敢轻易靠近。

    万里之外,一处密林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些许血煞之气,一股玄奥的道韵笼罩在此地,阻隔一切神识查探,欺瞒了天道监察。

    几道黑影聚在林中的一处空地,都是些烟雾,并非真身。

    一名身穿灰色战甲、面容刚毅的男子单膝跪地,此时带着些狰狞,目光满是犹豫。

    一黑影淡然道:“查仁风,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到用你的时刻了。”

    跪在那的天庭战将身体抖了下,低下头,“叔父,不知何事要用到我。”

    “其实,也简单,只需要借你性命一用,”那黑影说的轻巧,但那给半跪的男人面色越发沉重。

    那黑影道:“我悉心栽培于你,又安排你入朝天阁,让你享了千百年富贵。如今,我百仙盟岌岌可危,天方国也自顾不暇,朝天阁若在此界久存,你那一家父母妻儿,怕都难以保全性命。”

    天庭战将猛地抬头,目光中满是威胁和愤怒,他咬牙道:“我从未做过对不起百仙盟的事,叔父为何以我老母妻儿相逼!让我做什么,我自会去做,哪怕是魂飞魄散,也只当是报答了叔父对我一家的恩德!”

    查仁风的叔父并不回答,只是暗中冷笑了一二,似乎对‘恩德’两字颇感讽刺。

    又一黑影开口,却是一老妪的嗓音;躲藏在暗中的杨戬听起来,这老妪的嗓音还有些熟悉。

    这老妪道:“天庭势大,我等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鋋罗山中住着的,是洪荒有名的高手,他性情古怪,又嗜杀成性。你只需前去激怒于他,让他对天兵天将出手,此事自可成。”

    查仁风双手攥拳,沉声道:“叔父,几位前辈,你们恐怕不知。天兵天将何止百万、千万,此地不过是一路先锋军。若是先锋军被破,不日便会有大军压来。”

    “这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查仁风的叔父淡然道,“这十多万天兵,我们若想,随便也能杀了。你所说的便是我们忌惮的,但只要那凶人出手,天庭必然不敢再来造次。”

    又有人道:“此事你只要能做成,你那独子,我会收为亲传弟子,给他百仙盟最好的修炼资源。”

    查仁风那方正的脸憋的通红,但他并未说什么,把头埋在胸口,双手拱起,巍然一叹。

    “某,自会遵命而行。”

    “善。”

    几道黑影同时松了口气,连同此地的阵法一起,缓缓消散。

    这几人,尽皆都是那准教主级别的大能,也是这片大千世界的真正主宰者。其中有两人是被请来助阵,里面自有许多利益牵扯。

    待他们走后,有两颗脑袋在不远处的大树树洞中探了出来,一个英俊无比,一个‘风韵犹存’,年轻时也是英俊潇洒的人物。

    正是杨戬与十妖圣之白泽。

    “前辈,要不要?”杨戬对白泽挑挑眉,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白泽却翻翻白眼,“你还真有天庭元帅的觉悟!又是提醒,又要坏那几个老家伙的算计。等着吧!莫要轻易出手,不然你的好事就没了!刚才那几个大能也不好对付,最好是看他们和孔宣两虎相斗,咱们坐收小凤凰。”

    杨戬也是会心一笑,随即就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