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春节了,街上已经开始有零零散散的节日气氛了。于远明去采购了一些春节的福字,红灯笼,还有纸板剪成的福字,春字吊饰。买回来和小杨一起贴的贴,挂的挂,预计会有一个很好的效果。等到明天早会,伙伴们一来,那就会眼前一亮!

    没想到布置了一半,在吊一个春字的时候,突然出事了。

    因为没有人字梯,于远明是站在桌子上,把吊饰上头的细绳绑到天花板的缝隙里。结果没想到其中一张桌子突然断成两截,于远明哐当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正在另一个会议室给新人上课的苏立勇和新人学员们轰地涌出来看发生了什么。

    于远明自己揉了揉屁股,大腿,好像没什么,就手撑着地慢慢起来了。

    一旁的小杨吓得手捂住嘴,忘了惊呼!

    虽说感觉没什么大碍,还是有些痛。

    苏立勇关切地问:有没得啥子?

    一边又说:把老子吓一跳!轰的一声,好吓人。我以为啥子爆炸了。

    学员们也叽叽喳喳地说东说西。

    于远明说:大家别看了。我没事。你们继续上课。

    一边说一边一瘸一拐地到办公室休息。

    休息一阵没什么事情了,再继续布置职场。再仔细一看那断成两截的桌面,原来是合成板。

    于远明家里有几个木匠亲戚,对于合成板有些了解。不同价位不同质量的合成板当然就不同。像这种里面粗糙的合成板,成本是最低的。公司采购的肯定就是歪货,所以给贺成也说了。贺成说:这是分公司统一采购的。向分公司反映。

    于远明心想,不站人,只是作为办公写字的桌子还是没有问题。算了,何必去得罪一个人,再说也不知道是哪个负责这个事情。

    他不管,却有人管。蒲州的部经理们也发现家具的质量很差,反应很大,他们一下子就反馈到分公司了。于是负责采购的那个人就被撸掉了。

    这个人于远明其实见过,就是那个陪伴金总来龙城视察的人,长得很像韩国人。

    他属于乾坤人寿江南分公司人事行政部的行政岗。

    现在被拿掉了,去银保渠道做业务员。

    当然,他去了银保后才知道,其实是因祸得福。此乃后话,暂且不说。

    于远明这边自掏腰包布置职场又引发了别人的不满。

    第二天一早,8点钟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业务员开始来到职场,一边准备早会一边饶有兴致地观看那些喜气洋洋的福字对联春字吊饰。

    另一旁的袁小平脸上拧得出水,面对自己团队的业务员的抱怨,简直不知道要怎么报复于远明才舒心!

    一边的红红火火,一边的冷冷清清。

    谁也不愿意自己是冷冷清清那一家。

    业务员的怪话也多:你看别个部门,张灯结彩的。我们这个部门黑灯瞎火的。

    还有人说:听说于经理为了布置职场都摔伤了,也不知道我们袁经理昨天干啥子去了?

    这些话传到袁小平耳朵里,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但是有气归有气,这是人家自己花钱布置的,你能说啥?

    这气还没消,下一个更气人的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龙城人也过起了洋节。

    每年的平安夜,圣诞节,大家都要去吃吃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